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刑侦笔记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重生之女王来袭 [主网王]一夜重莲 重生甜婚:总裁宠妻如命 神秘少将的腹黑新娘 独家密爱:风少的亿万新娘 机灵宝宝:酷总爹地太霸道 老公每天不一样 不可自拔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路延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付岑:在吗?

路延收到信息的时候,人刚刚打完几场训练赛。

搞电子竞技的,大多没有什么规律作息的睡眠时间。像他们这种夜猫子,大多数情况下直播是在晚上,训练也是在晚上。

他整个人窝在沙发上,晕晕乎乎地打着呵欠,其他人也四仰八叉地倒在自己座位上,一个个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

路延骨子里其实是个完美主义者。

打职业跟做直播终究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战队,需要完整的战术,精妙的配合,他对别人要求高,对自己的要求更是高到变态,好比现在,明明都有些迷糊了,心里还在琢磨昨天训练赛里表现得不好的地方。

一直到沙发扶手上的手机有了动静,他才揉了揉眼睛,抓过来一看,精神跟着一震。

路延:在在在,随叫随到

跟着还发了个委屈巴巴静静期待的表情。

付岑盯着屏幕,嘴唇一弯,笑了。

她觉得自己找对了人,只是一句话,就让她跟着轻松起来,多的什么也不用说。

付岑:没什么,就是看你在不在,我到学校啦

这可不能没什么。

路延头仰着,眉毛一挑,想的直白,回的也直白。

路延:别啊,小岑姐姐借我个肩膀靠靠嘛,通宵没睡呢

他一贯对着付岑才这样,这时候表情不变地敲下几个赖皮撒娇的话,周围人也只当他在干正经事儿,纷纷起身跟他招呼,就各自拖着沉重的步子回了房间。

付岑下了车,连声安慰了许久的父母,又站在原地目送着两个一步三回头的人远去,最后笑着挥了挥手,心中那股多年来的郁气也早就烟消云散。

再低头看了手机,看见路延的话,又迅速过滤了不提,摇头笑了笑,打了几个字。

付岑: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学校?

路延拆了个棒棒糖,皱眉想了想,干脆回复。

路延:可能不来了,最近训练忙

他想了想,又眯了眯眼,有些自得,迅速又敲下一句。

路延:比赛都赢了,也不来探望探望我,之前还是我来找的你,这不公平吧

他太能摸清楚少女的度在哪里。

付岑对熟悉的人总是容易心软,而且有的时候心软的过了头,甚至就会成为纵容。他说些暧昧不清的调笑话,在对方那里听起来好像真的就只是玩笑话,因为底线划在那儿,他只能像个猎人,不断琢磨,不断靠近,甚至提前设好陷阱。

这话说得实在生动,付岑这边走着,甚至能想象得到路延故作沮丧的表情。临近上课,她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心里也无奈,索性问道。

付岑:那我周末过来……?

开启了支线,自然代表着可以正式进入每个人的单独路线。

真相结局打了出来,她也就有了继续进行的可能,没有必要像之前一样一直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为玩家踩出剧情是第一要务。

剧情要跑的更深,就必须要给出一定的回应。

路延挖了坑给自己跳,她也乐得往里面跳。

付岑发完这句话,人也进了教学楼,等坐定了,果然看见对方斩钉截铁的回复。

路延:来啊,怕你不来,到时候请你吃糖

路延含着棒棒糖,嘴里是甜的,心里也滋滋泛了点甜味,高高大大的一个人,在沙发上拉着卫衣又滚了一圈,咂摸着嘴里的甜,念想的是人的娇娇软软。

付岑要上课,他要训练,一周下来,路延心里记挂,面上还是正儿八经干着正事儿,照样直播训练,人静了才会惦记,惦记起来就想个没完,总要琢磨出点什么。

琢磨的结果就是少女人周末到了,手里提着东西,门一开,看见的就是一人并一团猫,猫懒懒散散地倒在人怀里打滚,人也懒懒散散的,一副疲惫不堪,精神不济的样子,活像一匹落难的野兽,收起了爪牙,只能可怜巴巴地瞧着来人。

付岑没想到见到的是这么个状态的路延,眨巴着眼愣神,反应过来了,连忙把手里的袋子挂到胳膊上,踮起脚试图伸手往对方的额头探去。

“……唔。”

路延不舒服地哼了哼,相当配合,他乖乖低头,任凭少女凉凉的手掌在额头翻了翻,更加显出几分疲惫。

“这么累啊。”

两个人距离离得近,路延故作困顿地眨眼,只能看见面前的人双眸清亮,嘴唇殷红,一张一合,吐出几个糯糯的字,头发披散在前肩上,隐约能看见精巧的肩颈线。

声音落进耳畔,纤细的手腕就在面前,跟他自己比起来,好像被人一掌就能困住,就好像他显露出几分弱势,就能讨得对方无止尽的关心一样,轻松容易。

可越是这样容易,人就越容易贪心。

何况他布局久了,离开久了,始终也是个天生的猎食者。

“是啊,真的好累。”

他这么想的,到底本能大于理智,心里没忍住,偷偷摸摸出手,飞速到位。付岑伸出去的手没来得及缩回来,就被人贴着额头,缓缓收入了手中。

路延时常有显出逼人气势的时候,她下意识想抽走,却被对方抬眼间的眼神看得一顿,就让人得了逞,仿佛一瞬间只是错觉,路延握着自己的手,又成了最开始的疲惫模样,眼睛一眨,个子高高大大却任人欺负。

付岑心里软了软,看人抱着猫,被人拽着手往里走。

门被带上了,她才慌慌张张地想起了什么,四下望了望,可动作又不敢大了,于是只剩下了偷偷用余光瞥了瞥。

路延回头,看在眼里,更低了声音,状似无意地往后凑了凑。

“他们丢下我,出去吃喝玩乐去了,”他编谎话编的顺口就来,轻轻松松就遮掩了他把人赶走腾了场子的事实,“你要是再不来,我估计就一个人倒在训练室里,没人发现了。”

委委屈屈的。

路延的声音沉沉地响在耳边,可能是因为疲累,没什么力气,整个人垂在她肩头上有气无力的说话,喷出的气息灼的她下意识退了退,连耳根也跟着红了红。可还没等她退回去,手还是被人拉着,不知不觉就绝了她的念头,只能这么干巴巴地立在原地。

偏偏她还没生出一点警惕心,对着路延,她总是要放心的多。

前面的人牵着自己坐下,她就跟着坐下,往她这边靠,她还当自己占的位置多了,又往旁边让了让。等路延终于放开自己的手了,付岑心里松了口气,就看见少年支着下巴,又自下而上地凑过来,瞧着她瘪嘴,含了点笑。

“小岑姐姐,说好的肩膀给靠呢,我都这么可怜了。”

付岑愣了愣,旋即收了目光,认认真真地下想了,又认认真真地回复。

“你太高了,我肩膀可能不够高。”

路延听着一乐,又低了声音道:“肩膀不够高没关系,我有办法。”

他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拍了拍,示意少女靠过去。

付岑呆呆地看着,略微迟疑了一下,刚要出声,就听见对方又捏着额角,低低地哎哟了几声,心里无奈,也只能乖乖巧巧地跟着配合。

两个人并肩坐在沙发上,少女实在是没什么重量,斜斜地倚靠在自己肩上,发丝撩的人皮肤发痒,路延心中微动,到底是没舍得,人只微微地靠了过去,下巴抵在少女头上,一点没加重量。

她靠着他,他也靠着她。

付岑能感觉道对方肩膀传来的热度,隔着衣服也灼的人不自在。那种介于成年人和少年人之间的荷尔蒙实在渗人,她缩了缩脖子,觉得脸颊有些烫,只能低垂了眼神,又道:“这样不行,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去看医生?”

……傻姑娘。

路延心里叹气,可他得逞了,心里也舒爽,闭着眼微微扯了扯嘴角:“用不着,你来了,药到病除。”

少女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只要睁开眼,微微低头,就能看见精巧的鼻子嘴唇,细柳纤腰,顺着弧度延伸出一双长腿。

他比赛的时候总忍着不发消息不想,犯不着比赛完了还得忍着。

这个姑娘就切切实实地在自己的旁边,他如果想,伸手就能揽进自己的怀里。

多简单的事儿。

路延心里蠢蠢欲动,好像有什么人在鼓动怂恿。他今天用了一顿大餐的许诺换来了队里那群宅男清场,这么安静的几个小时,甚至还提前做出虚弱的样子,就为在旁边这人眼里显不出攻击性来,好再过分一些,再亲近一些,再把人推进自己的陷阱里。

可他到底是没有。

路延闭闭眼,长长地出了口气,才缓缓道:“你那天早上,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

付岑动了动。

这一动,就让他更加验证了心里的想法。

路延跟她来往太久,知道这人总喜欢缩着藏着,明明想要倾诉,却总是满足于当一个倾听者,傻里傻气的温柔。

“说吧,我听着。”

大好的时光,本来该聊点亲近暧昧的,成了知心哥哥时间。

路延在心里自嘲,自顾自地把怂恿的小人按了下去。

自己这么一个直来直往天不怕地不怕,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到手的性格,对着她总是没办法。巷子里见面那回他就想,这姑娘看着机灵,却有点直愣愣的,好像得要人护着才行。

现在却想,护着的人,必须得是他才行。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身上靠着的人突然放松了下来。

付岑沉默了一会儿,想了很久,又似乎琢磨了很久。

“我之前跟家里人有点矛盾,”付岑慢慢地说,声音低低的,“不过那天都解决了,就想找个人聊聊。”

果然傻里傻气的。

路延伸手揉了揉肩膀上的人头发,也没舍得揉乱了:“聊啊,你想聊什么,路延哥哥都陪你。”

力道温柔平和,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安心起来。

他总能看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想说什么。她当初只不过是想找个同类,却没想到阴差阳错,找了个能说话的知心人。

他什么都知道。

付岑心里有些酸,蹭了蹭靠着的肩膀,瞧着自己的手心,忽然笑了:“我聊完啦。”

这些天来,她一直在想,有时候想起路延谈到想做的事时闪闪发光的眼神,有时候又想到自己的前路,想到家人父母。

付岑又开了口。

“路延,我想好了,大学我想学心理专业。”

她前些天时常在想,如果自己能走出改变的这一步,那说不定,还能帮助更多的人走出改变的一步。

可这个目标实在太大了,她一个人太渺小,太渺小,就只能从最基本的做起。就好像自己旁边的人,一步一步的走,终于走到了起点线。

她听到路延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带着微微的磁性和了然的笑声。

“那好啊,你想做的话,我就支持你。”

路延总是这样,包容着自己。

付岑鼻头有些酸,她抬头看过去,只能看见少年人灼人滚烫的眼神,锋利凌厉的五官,侧过头的时候,耳朵上那颗耳钉还折射出几缕碎光,落在她的眼里,渗进五脏六腑。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在窗外,跟自己隔了一个街道的距离,炽热燃烧着,现在也这样。

“……你们战队以后的主场在哪里?”

付岑也不是全然不知道这些,她来之前在网络上搜索了路延的名字,心里隐隐有个想法。

路延唔了一声,也垂头看她,调笑她:“小岑姐姐不得了啊,还知道这个。”

笑完,又盯着她得意道:“就在这儿,怎么样,离你不远吧。”

付岑深深地出了口气。

她一瞬间觉得自己鼓足了勇气,又觉得自己好像呼吸不畅,只能顿了几秒,才终于开口。

“……那,我就考本地的大学。”

她说完,好像整张脸都红了,自顾自地缩了脖子,离旁边的人远了点儿。

付岑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路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在她这里好像就扎了根,慢慢地长成了参天大树,只等少年人令人安稳的时机,就要破云而出。

路延顿了一下,看见面前的少女捂住了脸,从他肩膀上挣扎了下来,整个人往旁边一靠,缩成了一团。

付岑是个内敛的人,他知道。

内敛的人说出来的话意味着什么,他也知道。

路延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飞速站起身,在少女面前蹲了下来,又踮脚,双手靠在少女两侧,像是要把人包围住,才朝人面庞凑了过去。

“乖,手拿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付岑没好意思动。

“你说的意思,我没理解错吧?”

路延一边循循善诱,一边声音有些发颤,他成熟惯了,心里计算惯了,还是头一回有这样的情绪。

付岑依旧没动。

他终于没忍住,头一回对少女使了力气,伸手把付岑的手拽进自己怀里。

然后他看见少女通红的脸,发红的鼻尖,微微咬起的嘴唇,因为不好意思而躲躲闪闪的眼神,甚至因为自己一个不小心用了力,嘴唇轻轻地嘶了一声。

路延听见少女的惊呼,没忍住笑了,他捧住少女的脸,慢慢凑了过去。

“娇气包,这么小气,告白也不直接说。”极近极近的时候,他装作嫌弃的说。

算了,还是他来说,说再久都行。

路延对着面前的娇唇,捏着少女的耳垂轻轻摩挲,笑着感叹:“我喜欢你。”

【――路延结局情景CG已回收】

【触发路延线结局:困兽与少女】

蛰伏等待许久,路延终于吻了上去。

吻他心尖上的小姑娘。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兽宠小娇妻 系统让我去算命 随机超武 嗨,国民校草 洪荒:我,先天葫芦藤,开局自己分尸 神豪黑科技签到系统 网恋翻车指南 剑三+猎人}求存 混世小术士 [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 不灭武尊 [综]慈母系统 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都市品香录 刑侦笔记 简单故事 女主她为什么还不上线 民国之谍影风云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 洪主
经典收藏 原路看斜阳 [境界触发者]最美的你 [傲慢与偏见]世界公敌 神算在七十年代 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女孩,别温柔 法医星妻太妖娆 末世重生之王者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高冷BOSS,别惹我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契约恋人,请签字 天然渣 契约恋人100天 卡普格拉妄想症候群 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 凤凰花(GL) 逆天娇:重生豪门萝莉 听说你有异能 霸少以身相娶:掠爱温柔妻
最近更新 病娇老公在黑化 娱乐圈团宠日常 大佬级炮灰 佔有姜西 全球密室[无限] 万诱引力[无限流] 霍少的心尖萌妻 什么都会的仁王君 缺男朋友么?可以保护你的那种! 聿先生的柠檬式爱情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隐婚神秘老公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福运甜妻有空间 致命偏宠 秦先生,娇妻萌宝待签收!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大佬的娱乐圈日常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