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国民校草是女生 炮灰姐姐逆袭记 强强占有:纪少,挺住! HP 黑暗中的挣扎 腹黑狼君:军火大亨太狠毒 不良继承人 重生撩夫:席少的心尖宠 [综]团长的跨界直播 军阀大帅的出逃四姨太 地下情人之总裁禁情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体弱多病大小姐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三个支线结局都在好感度满了的情况下刷了出来,付岑再一次读了档,也没有急着做什么,而是打开系统,看了一下评论区的情况。

微博#青春志愿#话题讨论:

@XXXX:我已经把我签名改成了我爱小徐,小徐爱我了#就是这么不矜持#

@XXXX:自从官方开了支线结局人气投票以后,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路哥投票

@XXX:万万没想到,不过打个游戏罢了,还是逃不过投票打榜的命运

@XXXXX:我还是最喜欢师兄的结局,5555真的好可爱啊甜到人发懵,试问哪个女孩不想体验一下被亲亲抱抱举高高,还教打篮球呢(疯狂流泪

@XXXXX:小徐妈妈们在吗,为了儿子追儿媳妇的事业大家今天投票了吗?

@XXXX:在在在,刚刚去班级群里为小徐拉票去了

@XXXX:抽完卡打完结局之后沉迷脑补岑妹和路哥的同居生活,投票投的多的角色官方可以出日后谈事件吗?

@XXXXX:听说会考虑加的诶,我想看同居生活想上车(疯狂做梦

@XXXX:事到如今,那我也不得不坦白了——我觊觎路哥和小岑的体格差很久了……

@XXXXXX:??我们学长都能一把抱起小岑,难道不值得在这样的场合拥有姓名吗?

@XXX:……我、我们小徐哪怕上不了车,本人也要亲自送他上车,这就开始创作同人!

@XXXX:等一下等一下,场面控制一下,大家到了晚上再午夜场,不要顶风作案

@XX:努力投票冲第一去,为了我的师兄!

@XXXX:@剧本娘,看到人民群众的呼唤了吗,考虑一下更新版本多加几个事件吧!

评论区的讨论话题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付岑看了一眼系统面板的提示,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又点开了任务面板介绍。

【校园养成恋爱游戏:《青春志愿》

女主角默认姓名:付岑(姓名可更改)

当前状态:健康

当前各项数值项:文化 艺术 体育 其他

发展路线:学生

剧情进展:支线结局均完成

感情路线偏移:无

可查看攻略角色剧情触发情况

可查看游戏玩家评价

当前玩家满意度:90】

最下面的一行玩家满意度,是完成了所有支线结局之后才会出现的新的提示。

付岑之前就摸清楚了,只要满意度在70以上,她完成了真相结局刷满了好感度,基本上系统就会给出完成任务的提示,这个世界能够从最开始的没有好评到现在,她已经相当满足了。

她坐在座位上,静静地出了会儿神。

为了能刷出所有的剧情和养成路线,系统也提供了相应的读档功能,为的就是能够满足玩家的所有需要,从而不出现任何错漏的事件。

但读档功能也不是毫无要求就能够使用的,如果想要回到分歧点,那么当前选择的支线就必须完成到结局,付岑才能使用这个功能。

而达到每个对应人物支线结局所需要花费的时间的时间,则完全看不同世界随机触发的判定和攻略人物的需求。有的时候,很短的时间就能刷出来,有的时候甚至要刷十几二十年,甚至到故事里牵涉的人物生命的尽头,才能触发出来。

这一回重新回到支线分歧点,付岑并没有选择进入任何支线,她所做的,就是正正经经地完成这个世界剩下的所有主线剧情,进入大学,触发真相结局日后谈的判定,就算完成所有任务。

这个日后谈的判定则跟其他所有人物无关,只跟她自己作为主角所产生的未来追求和需求有关,也是游戏会更新的最后一段版本剧情。

付岑花了几年的时间走出心理阴影,这时候的愿望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从自我困顿的困境中走了出来,付父和付母依依不舍地又去了国外,她在这边认认真真的读书,还像是之前那样,心无旁骛。

可能是因为有了心底的追求,她学的更加认真,也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在体育锻炼上,是真真正正地投入到了名副其实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当中。

三年的时间足够一个少女完成彻彻底底的成长,也足够很多事情的发生。

路延的战队在进入联盟后虽然初期遭遇了一定的困难,但第二赛季就在一片不看好的声音中夺下了冠军;裴桓先一年毕业,随后成功进入到了大学的篮球队当中,而且当年就成为了大学生篮球联赛的最有价值球员;徐廷珏在拿了学科竞赛的国奖之后也进入到了国内的顶尖学府,虽然和她不在一个院系专业,但两个人可能是因为高中一路一起参加竞赛的原因,来往反而比起高中更多了些。

“……你要去看今晚的篮球赛?”

这时的徐廷珏神色有些微妙,瞧着面前的人微微眯眼。

付岑点了点头,她刚刚从图书馆出来,也没想到能在这里撞见熟人。他们俩站在图书馆偏门,虽然地方并不显眼,但却一直不停有女生的目光往这里瞥。

徐廷珏比起高中时又长高了一截,面目也变得更加英俊,少了些少年时期的秀气,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周身淡漠的气质不变,比从前还要惹眼的多。

高中的时候付岑一向把他当成学习上的榜样,当的久了,难免就多了点儿尊敬之心,听见问话,这时候也是老实交代。

“裴学长说他们学校来我们这里打客场,”付岑跟在旁边的人背后,“让我有时间去看看,我正好晚上没课,我室友她们也说想去看比赛,就约着一起去了。”

她说到一半,又顿了顿,赶紧补充道:“啊……就是跟我们一个学校的那个裴桓学长,高中篮球队队长来着。”

付岑显然是怕面前的人不认识,贴心地补充说明。

徐廷珏在前面走着,冷冷淡淡地应了一声,扯了扯嘴角,神色却并不怎么好看。

他哪里能对裴桓没印象。

一直到对方毕业之前,他都经常看见裴桓有意无意地出现在他们班门口,虽然好像每次来都有正当理由,但他可不会忘记高一那回,付岑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

男生会给女生自己的外套,少女可能只当是人好,他却当即就意识到了一点不对。

现如今大家又都是可以正大光明谈恋爱的年纪,光是听付岑这么一提,徐廷珏就能猜到裴桓跟少女并没有断了联系。

他回头瞥了一眼,回身时眼神凉凉,嗖嗖地透着风,更显得生人勿近。

刚刚升上大一才一个月,自己这边还没琢磨出要怎么行动,倒是有人先一步了。

徐廷珏冷静地想着,眯眯眼,低头看着手机翻了翻。

“那我也来吧,”徐廷珏面不改色,说话声音平稳,眉目依旧冷清,“高中时候没什么时间,对篮球还挺有兴趣的。”

学校的篮球赛一向对所有学生开放,付岑也不加多想,笑眯眯地应了声好,又乖乖巧巧地跟在了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慢慢走,快到食堂的时候,徐廷珏一扫周遭,回头问她:“吃饭去吗?”

付岑又老实地摇头:“不去了,今晚在外面吃。”

徐廷珏停了下来,略略思索了一番,有了个大体的猜测。

他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付岑手里捏着的手机,只作顺嘴问道:“是路延?”

付岑愣了愣,也没想到对面怎么料事如神,只能傻呆呆地站着,嗯了一声。

徐廷珏扯了扯嘴角,周身气质更冷了些,但一看面前的姑娘,到底还是柔和了神色,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当然更不会忘记路延。

他们三个人同班三年,他见到对方的次数极少,却每一次都像是带着刺,非得要跟自己针尖对麦芒。少年人之间心知肚明是为了什么,又都极默契地,从不摆到付岑面前,只是他冷冷淡淡,路延吊儿郎当,谁都不打算捅破这层窗户纸,只在付岑面前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徐廷珏原先还会有些苦恼,但年长了几岁,想法也变了不少。

他的确是不怕的,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徐廷珏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知道要怎么融入到付岑的生活。

就好像今天晚上,他明明是出了图书馆后等了一会儿,也只当是一个两人偶遇的巧合,一边往食堂走,一边闲聊了一些课上的趣事。

付岑现在在自己面前立着,三年前那种内向怯懦的气质已经完全消失了,只是温温柔柔,极其平和地立着,更显得明艳动人。

这样的人,在校园里是不可能没人关注的。光是他们宿舍内部,就能时不时听到有人议论起心理学院系的女神。

徐廷珏听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头一回觉得心里无奈。

他甚至有些自私地想过,要是付岑还是从前那个好像一捏就会流眼泪的小姑娘,只有自己默默地看着,该多好。可这种想法也只是在最隐秘的地方冒出了一瞬间,就立刻被人抛在了脑后。

面前的少女大大方方,眼睛里落入碎光,笑起来会显出漂亮的梨涡,跟谁聊天都总是沉稳平和,好像永远不会生气似的。

多好。

她还是这样最好。

徐廷珏缓缓出了口气,笑了笑,勾起嘴角,用手里的书轻轻搭了搭少女的头,低声道。

“走吧,我送你到校门口。”

对面的人声音朗朗,付岑有些茫然,视线从被书温柔地盖了两下,又变回了俊朗的青年。

面前的人难得地笑着,秋日里像暖风拂面,她下意识嗯了几声,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两个人在校园大道上一路走过去,不知道收获了多少人的目光,也都是从从容容的,都显得相当习惯。

临到校门,徐廷珏也不急不躁,陪着站在少女旁边,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怎么看怎么也像是两个人一道同行,回首看情况的人也不少,等出了门,干脆就在付岑的旁边站定,心里琢磨着,起了个还算有意思的话题。

路延这头车还平稳地开着,他坐在后座上,窗户都还没来得及摇下来,就眯眼瞧见了这一幕,眉毛一挑,眼睛瞪了瞪,咬牙拍了一下车门。

“卧槽!”

“……哎哟喂,你槽啥啊大爷,对咱们战队自己的车温柔一点行不行。”

这一下来的突然,把前面的人给震了震。

开车人说的无奈,他给路延战队工作也有两三年了,知道后面的人的脾气,打比赛也又更差的时候,但还是头一回看人在日常生活里这么激动。

路延立刻回头招呼,周身气势极盛,事情紧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个眼刀就飞了过去。

“给你报销行了吧,赶紧停车停车,老子再不下车,未来老婆都被人抢了!”

路延心里急得不行,等车停稳了,帽子一扣,又抓起口罩挂上,长腿一伸就往外跑。

付岑老老实实地站着,听见徐廷珏聊起几个自己专业上的问题,一时间也来了兴趣,正聊得行头,面前就有道风迎面扑了过来,刺啦啦地往她和徐廷珏之间一划,愣是划出了一道界限。

“……路延?”

付岑刚要出口的话卡了壳,眨了眨眼。

来人帽子是黑的,口罩是黑的,连穿着打扮都是极简的黑白,只是身材高挑,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显得好看。

“是我。”

路延这会儿见到了挂念的人,也不慌了,显出几分从未有过的耐心,他低头说的温柔,再抬头的时候,看旁边的人就没那么有耐心了,只是挑挑眉,笑得懒懒散散。

“真是劳烦你护送公主了,不愧是高中时就出了名的绅士作风。”

他说的直白,像是真心实意地道谢,实际隐隐透出股狠劲儿,人也像宣战似的,往付岑另一侧靠得更近,占有欲暴露无疑。

路延最担心的就是眼前这人。

徐廷珏和自己同班,他要打比赛,三年下来,难免去不了几次学校,到了最后,当然是徐廷珏和付岑来往最多,相处的时间也最多。

他从前那是没有办法,本来以为付岑大学了,自己反正比赛也要天南海北的跑,不愁没有时间见人,谁知道这人又跟着付岑考上了一所大学,好像生怕造不成麻烦似的。

男人之间的暗涌,没谁比他们彼此之间更清楚。

路延一面说的诚恳,徐廷珏倒也不慌,反而是眯了眯眼,也笑了起来。

他一笑,眉眼间少了冷意,又多了点别的什么说不清的东西,低声凉凉:“你名气太大,不过是担心你那些粉丝会造成什么麻烦,也不用说的这么高尚。”

徐廷珏四两拨千斤,他低头跟付岑说了再见,像是还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跟她道:“那晚上篮球馆见。”

付岑一听这话,仿若获救,连忙点了点头。

周围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倒不是让自己不舒服,而是面前这两个人,一个是校园风云人物,一个是现在正在巅峰的电竞选手,谁牵扯出一点消息都不太好。

面前的青年目光淡淡,付岑又笑着道:“谢谢你送我过来。”

徐廷珏摆了摆手,也不去再看第三个人的反应,又是自己的步调,从从容容地回去了。

他的心思藏得深,刻意没提付岑说过的室友也要去的事情,这么一问,就把问题和烦恼都打回给了另外一个人。

路延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梗着,可面上不露,只是像聊天一样问她。

“你和徐廷珏晚上约好了看球赛?”

付岑对他向来不会遮掩,点了点头:“裴学长的学校来比赛。”

路延脚步顿了一下,唔了一声,轻轻抓起她的手腕,引着往车子的方向带了过去。

又多了一个。

路延心里算盘打的飞快,牙齿暗暗咬的咯嘣响。

付岑说的裴学长,他高中时期见过一两次,知道是个长相帅气的篮球球员,也时不时能从少女口中听到对方的消息。光是这样,他就知道这又是个明晃晃冲着他的小姑娘本人来的劲敌。

游戏联赛现在发展不错,路延又是其中招牌似的明星选手,来往当然不像高中的时候那么容易,反而是跟另外两个人比起来落了下风。

他听了回答,心里憋了一股劲儿,可等两个人都坐上了后座,回头一看,又什么气都消了。

小姑娘长大了不少,个子长了,身材也更好了,像盛放的花苞,温柔又艳丽,可眼神里那股透亮依旧没怎么变,只是乖乖巧巧地眨着眼,就能让他心软。

路延心一软,就成了低声低头,笑着问面前的人:“想吃什么,随便点。”

付岑就回他一个笑,跟高中没什么两样,让人看了就想揉揉脑袋。

“都好。”

他们俩难得有时间单独相处,一顿饭吃的也挺高兴,付岑对着他,说的话题也变得更广了些,路延其实没什么耐心认真听人聊天,但付岑是特例——是他放在心尖上的特例。

难免人也像变了,也歪头听的认真。

吃完晚饭,路延陪着少女上了车,快到学校了,心里终归是不舍。

本来联赛现在也正是休赛期,路延想了想,终究是觉得不能就这么放人回去,干脆跟司机又打了声招呼,也不管对方劝阻,照旧扣上帽子口罩,闷声不响地跟着往里走。

“……你要进来参观?”

付岑一看他的动作,哪里还有不知道的,

面前的少女像是极担心有人会发现自己,拉着他的衣袖,声音也低低的。

路延心软成了一滩水,也低低地说悄悄话:“晚上看你聊的那么开心,是会有点儿好奇心。”

路延眨眨眼,有些狡黠:“小岑姐姐不会不让我去感受感受学校生活吧……这样,我保证规规矩矩,不给你添麻烦,怎么样?”

不是不给我添麻烦,是担心你。

付岑心里无奈,可路延一耍赖皮,谁也奈何不得,跟着就进来了。

结果就成了她领着人进了学校,去篮球馆门口等了两拨人。第一拨是提前约好的两个室友,第二拨,就是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徐廷珏。

“小、小岑,这是……?”

两个室友人都傻了。

她们俩是早就接到付岑的微信消息,提前跟她们招呼了徐廷珏要来。两个姑娘知道他俩是同学,也没觉得有什么,还想着能近距离欣赏一下校园高岭之花出了名的脸,却没想到还多了个计划外的——大晚上打扮这么诡异。

徐廷珏开始看见路延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下,后来干脆一挑眉,也不说话,也不掺和,心里暗自好笑。

付岑心里也慌啊,路延这一时兴起来的突然,但她表面功夫做的好,脑子一转,道:“这位是,是……是我哥哥,今天有些感冒。”

扯谎的技术增长,灵感也是瞬时就来了。

路延一听,也乐了,这个好,干脆又很配合地喊了声妹妹,给两个姑娘在旁边奶茶店一人买了杯奶茶,好像迅速进入了哥哥的角色,一点也没有不适的地方,把另外两个姑娘安排的眉开眼笑,很快就接受了他这么插一脚。

“他这样贸然过来,没事吗?”

徐廷珏问的淡淡,话音也淡淡。

付岑只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也不好直说自己拒绝不得,只能点了点头,说是就看一会儿,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行人进了篮球馆,因为到的时间还算早,前面的好位置也都空着。

付岑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左边挨着两个室友姑娘,右边挨着两个大男生。路延眼疾手快,率先一步挨着她坐下,也不管旁边还剩着的一个,反而是目光对着球场上正在训练的球员们扫了扫,果然就等到了一个往场边过来的人。

“付岑。”

付岑这头正被室友拉着说悄悄话,心里还有些担心旁边两个坐着的,也没想到有人会来招呼自己。略一抬头,入眼就是戴着发带的青年,比上一回见面又高了不少,笑容阳光清爽,正在场边对自己挥手。

“你来这么早啊。”

付岑一见他这样轻轻松松,妥帖稳当的样子,自己也跟着笑了:“学长好。”

裴桓一边应声,实际视线早就把来人都打量了一番。

两个女生,看说话比较亲密,应该是室友或者同学。

另外一边坐着的两个男生,一个他见过,是付岑的高中同学,另一个戴着帽子口罩,对自己目光不善,也不是不遮掩,好像是纯粹懒得遮掩。

这也有些过分巧合了。

他心里有数,等着付岑一一介绍。

等听到最后一个是她哥哥的时候,目光微闪,心下当然不信,只是他一贯不会给少女添麻烦,更不会主动去出戳破对方的谎言。

“今天比赛就算给你们学校加油,”裴桓只当什么都不知道,目光灼灼地看着少女,“也不要忘了看我打球,来一趟可不容易。”

付岑被看得一愣,听见后面似乎是抱怨的话,都没来得及反应,对面就朝她眨眨眼,又笑着挥挥衣袖,回了球场。

人走了,风波却没停。

“……哇,这学长好帅,是对面学校的吧?”

旁边坐着的女生拉着她,显然挺为见了帅哥激动:“小岑你认识?”

付岑点点头:“是高中学长。”

女生一听,更八卦了:“那,你觉得徐廷珏和这个学长,谁更帅?”

路延坐在付岑旁边,只听到最后一句,干脆道:“当然哥哥我最帅。”

他说的实在是时机恰好,又像是在开玩笑,另外两个女生刚刚的短暂接触,对付岑这个哥哥显然印象极好,这时候也很给面子,连声笑,说哥哥哪怕戴着口罩,肯定也在小岑心里是最帅的。

一番话听的路延心里熨帖,大手一挥,就又许诺了下回来请吃饭。

付岑在中间坐着,哭笑不得,往后微微错开,刚巧跟徐廷珏对上了眼神。对方目光依旧冰冰凉凉,座位隔了一个人,明显没有跟路延一样,听到女生的问话,但付岑偏偏就不知道怎么了,硬是有些心虚,眼神飘来飘去。

可能她本来对着徐廷珏,就挺容易心虚。

付岑心里自我安慰,干巴巴地找话:“体育课你选了什么?”

徐廷珏把眼前人的神情看的清楚分明,心里无奈,面上道:“跟你一样。”

路延一听,又转了过来。刚巧听见付岑的问话:“你也选了篮球?”

徐廷珏嗯了一声,略略扫了路延一眼,不再出声了。

……这小子。

近水楼台,也用不着这么隐约炫耀吧。路延心知肚明,但也不急不躁,干脆看起了比赛,时不时朝付岑凑过去说几句话。

距离极近,但仗着“哥哥”的身份,好像无所畏惧。

徐廷珏看在眼里,目光越来越冷,却也知道自己没明面上的理由拦着。

一直到裴桓打完比赛,走了过来,路延这优势显然还存在着。

裴桓算是在场最累的,刚打完比赛,浑身是汗。

两个室友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领会了什么,提前告辞走了,任凭付岑怎么说也不多呆,对她还使了个你懂我懂的眼色。

付岑人茫茫然,就听见旁边的人发了话。

“这场比赛我们学校会输,裴学长功不可没。”

徐廷珏站在付岑另一边,话说的平稳,暗地却起波澜。

裴桓心里觉得好笑,面上也道:“各为其主嘛,小徐同学就不要太苛责了。”

“各为其主,也不用来别的学校,见别人的学妹吧。”

路延从善如流,依旧正大光明地进行自己的角色扮演。

裴桓取了发带,一边理,嘴角的笑意就没消失过。

他实在太清楚了。

开始就觉得付岑这个哥哥有些诡异,现在没了别人,又没了帽子,他也隐隐有了些猜测。

姑娘太招人喜欢果然让人担心。

裴桓心里想的透彻,面上正儿八经。好在他早就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哪怕心里无奈,也不算毫无办法。

四个人站在观众席的前面,其他人都退了场,没什么围观群众。

可饶是付岑再怎么摸不清楚状况,也能觉察到气氛有些微妙,而且比起微妙,甚至还有点火花四溅的意思。

她本来一向擅长察言观色,只是之前这三个人从没在一起见过,付岑也没想到他们是这么个互相看不惯的效果,心里免不了就有些纠结自责,觉得自己没弄清楚状况。

面前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火热,只是她找不到插嘴的机会,就只能这么干巴巴地立在中间。

她面上茫茫然,心里也茫茫然,摸着手机屏幕想了半天,忽然来了点灵感,跟室友发了个消息。

等了大概几分钟,对面的电话就过来了。

付岑心里如同获救,可面上不变,听了一会儿,连声道:“好,我吃完夜宵过去。”

轻轻巧巧一句话,就把另外三个人谈天说地的架势止住了。付岑心里出了口气,但扯谎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低了头,有些不敢直视面前的人,“……一会儿还有点事儿,要不然我们先去吃个夜宵?”

少女这么立着,面上不露,可三个人都不傻,自然能看得出点什么。

付岑只像是自己犯了错,目光微敛,嘴角微微绷直,眉梢都多了点儿纠结。

傻了吧唧的。路延想,没忍住笑了。

裴桓轻轻地叹了口气,徐廷珏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目光柔软了些,也有点无奈。

算了。

三个人都这么想。

总有机会的。

【——触发真相结局日后谈:四年无止的修罗场】

【游戏版本全部更新完毕】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医婿叶凡 都市品香录 丹药大亨 抢救大明朝 [综]慈母系统 [hp]光 从捡破烂开始成为全球首富 开局抽到垂钓精通 二次元明星系统 龙帝:终于等到灵气复苏! 绝世邪神 系统让我去算命 重生大反派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刑侦笔记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洪主 大道朝天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重生之阿修罗萌主
经典收藏 社会我纲哥[综英美] 凤凰花(GL) 他又甜又暖 反派大佬觉醒后想做男主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网游萌恋:大神的小透明 红尘滚滚滚 高冷大叔,宠妻无度!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婚后试爱:检察官老婆 民国小商人 逆天娇:重生豪门萝莉 还债 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重生之豪门悍女 总裁惹妻心头宠 打工妹杨兰的爱情故事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 我老公很有钱[重生]
最近更新 求生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缺男朋友么?可以保护你的那种! 总裁的天价穷妻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婚期365天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在闹分手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独家娇宠已上线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成八零异能女 天后她多才多亿 佔有姜西 重生九零做团宠 回到农家当幺女 隐婚神秘老公 全能千金燃翻天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