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宠婚蜜妻:高冷老公,强势撩! 容许你啃一口 奉子成婚:豪门长夫人 余生漫漫皆为你 缠绵 帝少蜜宠:萌妻有点拽 公主养成记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HP 黑暗中的挣扎 豪门盛宠:总裁步步逼婚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自杀未遂豪门女(15)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电话对面的人听起来语气有些奇怪。

晏琛手上的笔停了下来, 他站起身, 往窗边走去, 因为一向心思放得深,这时候听出不对,也依旧不动声色。

“怎么了?”

他问的低低的, 连琢磨也是放在心底。

付岑缓缓地出了口气,却半天没有出声, 人渐渐朝床头靠了过去, 一直绷紧的脊背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她刚刚是实在有些慌了头, 手足无措之下,才下意识地打了这么个电话。付母去世前那些话,其中的含义也再明白不过, 除去认定付父出轨, 还咬定了晏琛和他父亲有关系。刚刚付岑心里心里七上八下,等说上话了,人却冷静了点儿。

晏琛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个少年人了, 付父就算当真要出轨, 按照年龄推算,晏琛的父亲那时候应该也还没有去世才对。从小到大, 晏琛虽然极少在旁人面前主动谈及自己的父亲,但每每谈到, 语气都显得很是敬重向往, 对付父表现出的态度也多是长辈的尊敬有余。暂且不提那时候付父到底感情是个什么情况, 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也应该很小。否则现如今付父光明正大地和阮情在一起了, 对晏琛的态度也不至于有些生疏,甚至有点儿因为看重对方身份,因此刻意装出一份自然,实则隐隐地透着尴尬。

她考虑的很理智,心跳速度却始终没有慢下来。

门板外的人许久听不见动静,付岑想了想,望了望窗户外面,说的喃喃。

“大哥,”付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飘忽,“我能现在能去见你吗。”

哪怕是想的清楚理智,有些事情也总需要获得确定,才能百分百地放下心。

她说完了,又是整个人一松,梦里提的劲儿也终于缓了缓。

晏琛在电话的另一头看了眼时间,掐灭了手里的烟头,答非所问。

“……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接你。”

付岑一听,慢慢地下了床:“不用了,我自己……”

“我来接你,说地方。”

晏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说话也斩钉截铁,利落果断,沉沉如雷般迫人,一点不打算留余地。

晏琛下了决心要做的事情,也没谁能掰得过来。

付岑听着,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放了些心,顿了一下,想着报了个离温鹤南公寓不远的地标位置,这才又扶住门把手站好,缓了缓心虚,出了房间门。

温鹤南淡定地在沙发上坐着,正抱着笔记本看着什么,听见声音转头,嘴角很快就跟着弯了弯,灯光下,清俊的脸显得更加清楚分明。

“休息好了?”

付岑扯了扯嘴角,真心实意地道谢:“是……真的给您添麻烦了,我马上就走。”

她一边说,一边微微颔首,面目上已经看不出不稳的情绪,恢复到了从容有余的模样。

温鹤南看得清清楚楚,略略歪头,想了想,把笔记本放在一边,腾空了手,笑容更加温和。

“……麻烦谈不上,付小姐没事就好。”

他一边说,一边随手写了个什么,撕了下来,转头往旁边一递,也并不站起来,只是顺着递到付岑面前。

付岑默默无语地接过去,上面是一串数字,显然是电话号码。她有些惊愕,抬头小心地看了一眼,只是温鹤南给了,也并不在说话,只是朝她点了下头,表情平稳,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又转头忙起了自己的事情,仿佛再顺手不过。

付岑也不打算再多做打扰,于是也干干脆脆顺着这个动作,直接走出了客厅。进了电梯,人就直奔楼下。谁知道她才到门口,温鹤南的秘书已经候着了,搓手立着,看她下来,也赶紧迎上前,问她要去哪儿,顺路的话可以送一程。

“您只管吩咐。”

她瞧着面前的人,笑了笑,这次没有拒绝,只是道了谢,坐上车报了地方,想了想,又托秘书给温鹤南捎了句谢谢。

付岑觉得有些有趣。温鹤南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恐怕这回不管她报哪个方向,这趟路都是顺的。对人不好时能暗地里显出拒绝的意思,对人好也依旧不露表面,好像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差别,全凭他的决断和心情。

付岑瞧着窗户外面一闪而过的路等,微微闭眼,人却缓缓出了口气。

她这是赌对了。

在温鹤南的家里触发记忆,无非是想着借着两个人聊天聊到事实真相的状态,摆出个示弱的态度,也把脆弱的一面摆出来,明明白白地给他看,让他不再那么疑心。一瞬间的机会稍纵即逝,付岑当时为了避免剧本出错,也并没有多想,直接是先行动了再说。

这示弱的招式是简单了点儿,她如果顺着心绪进入状态,也的确能显出那样的状态,但每次进入回忆的状态都是实打实地耗费心神,骗不了人,骗不了自己。

那种情况下,她自己也是真实地在受折磨,假的也能成真的,最不怕性格多疑的人揣测。

付岑晃神,又默默看了眼面板状态,这才收敛了心神,慢慢下了车。

她这头下了车道了别,看了眼晏琛来的消息,一边在建筑前找了个不大显眼的角落站定,闲着心头有些发懵,干脆摸出手机看了会儿新闻,正巧看见傅平生的一则采访视频在热搜上面挂着,付岑眨了眨眼,下意识点进去一看,后面缀着的关键词竟然是“傅平生高中”。

“如果给您一个机会时光倒转的话,您会想回到哪个时代呢?”

视频里记者提问也是顺着他之前拍过的一部穿越作品问,对面的傅平生只是简单地穿了件白衬衫,头发简单地梳斜,露出精致的面孔,压根没多修饰,评论里就是一片对美色的哀嚎。

傅平生一向对待采访言简意赅,这次却少有地停了一下,好半天才道,语气淡淡:“高中吧。”

“为什么是高中呢?”

记者见有了回答,也继续发问。

视频里的大帅哥想了想,眉目如画,但神色却有些凉,“可能是因为,有些想要挽回的事情和想揍的人吧。”

他说的淡淡的,嘴角微微勾起,好像是在开玩笑,又好像是认认真真地说想法。

付岑看惯了他这样的表情,立刻反应过来对方话里的意思,心头微微一暖,笑着摇了摇头,又退了出去,侧头看了看来往的车。

晏琛隔着窗户,微微眯眼。

这次过来没有叫司机,他这些年以来,已经很少有需要亲自驾车的时候,这时车子停在暗处,也没有急着立刻招呼,而是点了支烟,对着外面默默站着的姑娘看了看。

他比谁都看得久,也比谁都清楚。

明明这些日子以来,付岑的状态已经有了不少的变化,人变得积极了许多,今天却好像一瞬回到了刚刚回国的那个夜晚,凄凄凉凉地一个人呆着,看起来像是如果没人出声,就能静静地呆一整晚。

刚刚下面人递上来的消息,说是付岑很有可能又去见了姓温的那位。

晏琛抽了口烟,赤红的火星在手指之间烧出云雾,他放下窗户,一面又把烟掐灭了,淡淡招呼了一声。

“……付岑。”

他喊的是名字。

晏琛的声音沉沉,在夜色里好似悠哉游哉,听不出一点波动。付岑顺着转头,目光辅一对上,竟然还愣了愣,才顺着走过去,坐上了后座。

她没想到对方是一个人开车过来的,晏琛很少有会叫她名字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直接说想说的话,这时候骤然听见,心里竟然还有点儿不适应。

她打开车门,顺着坐上了后座,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好半天才终于抿出个笑来。

一方狭小的空间,前后两个人。

“我又麻烦大哥了。”付岑低低开口。

话音一落,车子却没有发动,晏琛回头一看,衣袖上还沾着微微的烟味,慢悠悠地瞥了她一眼,目光深深,凌厉的气势被收敛得彻底,只显出捉摸不透的深沉。

“到前面来。”

付岑一愣,没料到对方话里的内容,眨眨眼:“啊?”

晏琛回过头,飘过来的声音又沉又磁,砸在狭小的空间里,泛出涟漪。

“我说,让你坐前面。”

他指的是副驾驶座,斩钉截铁。

付岑人没咂摸过味儿来,但身体行动倒是很快。等她意识到了,前座的那道视线已经和自己平在了一条直线上,像若有若无的绳索,明明没怎么认真,却把人定在了原地。

驾驶座上的人外套脱在后座上,露出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是紧实的肌肉线条,劈出的深深轮廓,攻击性都被收归于禁欲工整的表面之下,只显出一张看不出喜怒的侧脸。

“说吧,现在听的清楚些。”

晏琛熟练地发动了车,开口的时候,也没有侧过身,声音淡淡。

“如果要说添麻烦的话,”车行了一会儿,前面正好是一个红灯,他挺稳了车,顺着继续开口,“习惯了。”

现在说麻烦也晚了。

他扯出的是一声似笑非笑。

付岑转过头,瞧着架势座位上的人,张了张嘴,话却像卡在了喉咙里,半天憋不出来。

晏琛啧了一声,看了眼后视镜,趁着再次发动前的间隙,轮廓冷硬,语气却并不冷硬:“算了,我换个方式问——姓温的跟你说了什么?”

他问话直接,跟平日里的工作方式一样,雷厉风行。

付岑心口一跳,恍恍惚惚地望了他一眼,少有地流露出了几分犹豫。

眼前女孩这样的状态实在是很少有。

晏琛手握着方向盘,看着沉静淡然,实际却仿佛被人挠了一抓,心里淡淡一笑,纹丝不动下埋着点儿微妙的、隐忍的情绪。

温鹤南的本事他领略过,却不知道放在眼前女孩身上一样行之有效,甚至能让人在他这个值得信赖依靠的大哥面前,也能产生几分犹疑。

他冷静地思考着,如果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最直接的,无非是说一些付家相关的事情,而且更有可能的,就是跟他还有一定关系的事情。

付家,他,付岑。

连接着这整个事件的线索也不过就那么一个,他心头浮现了一个名字,隐约有了个猜测。

晏琛抬头看了一眼路标,本来正往付宅开的路线也不动声色一拐,换了个方向。

“我……我今天,听说了一些跟温家有关的事情。”

付岑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口,只是避开了一部分,说话的时候有些干巴巴,想起温鹤南的说法,难免有点难受,她闭了闭眼,努力把回忆里令人不适的情绪压下去。

温家到底是付母曾经的家,而自己母亲曾经对待阮情的态度,也不知道晏琛到底清不清楚,这时候起了话头,她也只当含糊盖过,并不想多说。

“别的就没什么了。”

她说的平静从容,但也只是流于表面之上,在心思深沉的人面前一眼就能望穿。

晏琛嗯了一声,飞速看了她一眼,见付岑似乎情绪还算稳定,又收回了目光。

“只说了这个,就惹得你这么不高兴?”

他说的利落直接,微微挑眉,声音低哑,鼻音里笑出一声,震得人耳根发麻,又冷又凉。

晏琛微微抬眸,漫不经心,丢出的话也轻飘飘的:“还是需要我手把手教你怎么仗势欺人?”

“不是,”付岑闻言,赶紧接话,“和温先生没什么关系……”

她话头又停了下来,偷偷瞥了一眼驾驶座上的人,叹了口气。

阮情现在是名正言顺的付家的人,哪怕和自己关系尴尬,她也不想因为这个,而和晏琛显出什么嫌隙。虽然那些回忆的确是动摇了自己,但现在情绪彻底稳定下来后,也知道其中有真有假,还需要慢慢地查探。晏琛对自己好,她不会领悟不到,更不会去试图撕裂两个人的关系。

旁边的晏琛又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了什么,这一眼之后,没再作声。

付岑回过头,四下一望,这才发现来的地方并不是付宅,而是一处公寓。晏琛熟悉地开进停车场停了车,脚步放得极缓,好像在暗示她跟上。付岑跟在后面,很快也琢磨过来,这里估计就是晏琛经常住的地方,从家里人的口中可以听出,晏琛极少回付宅住,只是这些日子出现得多,她也差点忘记了。

果然,晏琛领着她上了楼,开了门,又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放在地上,示意了她一下,显而易见是在这里长久生活的样子。

等付岑一声不吭地跟着坐到了沙发上,茶几上又妥当地摆上了一杯咖啡。

晏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客厅里灯开得亮,四下陈设简单,也保持了跟他在付宅房间里一致的风格。

两个人都不出声,仿佛在等一个冷却的时机,跟往场一样极有默契。

“我当年有机会休假回来,才知道她和付叔再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晏琛这个头起的突然,声音却低沉如水。付岑听完这话,整个人一僵,随即又很快放松了下来,目光一眨不眨投了过去。

他果然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

付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从来无所遁形,掩饰也是徒劳,想明白了,心情反而轻松了点儿。

“……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你的事情,那时候你已经出了国,他们也不打算告诉我你在哪儿,美其名曰是为了我们好。”

他淡淡地说着,好像一点也不像在说心头埋了很多年的秘密,只是在说一个故事。

付岑尴尬地扯了扯唇角,下意识摸了摸手腕上的伤痕,静静地屏住呼吸。

晏琛这次没再征求她的意见,不声不响地点了支烟,只是人往旁边侧了侧,好像是有意让烟雾从眼前的女孩面前避开,只把自己的笼罩住。

他从小就明白,阮情这样的人,说软弱不软弱,说坚强也不算坚强。既美丽又温柔,明明能独自一人生活,却总是无意识地想要依靠什么人,他本来以为自己作为儿子,是唯一值得依靠的那一个,结果却错的离谱。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还挺傻的,”晏琛说的平静,话里评价的仿佛无关人员,“父亲去世后,她一个人带着我生活,我跟她许诺,长大以后会好好像曾经的父亲一样好好保护她,却又被她不声不响地用行动拒绝了,投入了我视作恩人的长辈的怀抱,还伤害了我的——”

烟圈袅袅地熏着面前的男人,有些飘渺:“我的妹妹。”

妹妹。

付岑安静听着,鼻头微微有些酸楚,只能低头掩饰了一下,又很快抬头,认认真真地跟面前的男人对视。

“坦白讲,”晏琛抖了抖烟灰,微微眯眼,有些凌厉,“我不太想在你面前谈起这些,谈多了会有些害怕,付岑。”

他一边说,最后一声酥酥麻麻,喊她的名字也有些微妙,好像嗤笑了一声,笑的是他自己。

“你回来了,想要做什么,想继续跟傅家那小子疯,想重新弹你的钢琴,想平平稳稳地生活离开付家,或者留在付家,都可以。”

他还记得自己听说付岑的消息,又听说自己母亲的消息,两个人大吵一架,关系到了冰点,浑浑噩噩度过的那段日子。自己明明已经早就搬出了付家,这些时间却又时常往付家跑,和付父打起了交道,原因无非也只有一个。

晏琛后来有了能力,查到了眼前人的地址,却始终压抑着,从没有去找过,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就出现在适合的位置和地点,在陶叔眼里的顺路,也纯粹是有意为之。

成熟时再回头看,晏琛有时候会觉得时间太快,一点来不及做些什么,所以才会把一些东西都藏在心底,唯独这时候才能拿出来说明白。

少年时期的保护欲馥郁太久,太容易变质,尤其是在双方都变化了的情景下,更显得容易。

他也不敢说的太明白,太明白也不是好时机,所以只能捡心绪里能摊开的那一半说,说的坦然,说的正儿八经。

“我不是超人,也会害怕旧事重演。”

晏琛的声音透过些微的烟雾传过来,微微透着自嘲。

付岑捧着杯子的手顿住了。

“所以如果姓温的说了什么跟我有关的事情,你都可以直接问。”

晏琛抖了抖烟灰,少有地显露出一点情绪,目光沉静如水:“你如果想走,我也能立刻带你走。”

跟从前不同。

他能把人捧在手里,唯独只害怕人防备自己。

当天晚上,付岑是跟晏琛一起回的付宅。

他们俩聊了很久,又似乎什么都没聊,只是放下曾经的芥蒂,周遭错综复杂的关系,仅仅以两个人的身份谈天,只是大哥和小妹,又好像只是两个朋友,说些往事。

她把心里藏着的秘密倒了个干净,晏琛也只是极有耐心地听,又平和又温柔。

到宅子的时候天色已晚,其余的人都已经休息了。

晏琛和她并排着上了楼——付岑走着,也是突然意识到,他俩好像经常是一前一后的动作,鲜少有这样并排的时候,好像解开了心结,连带关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临到她房间门口,付岑刚琢磨了许久要怎么开口道别,却看见旁边的人忽然站定,静静地透过目光,朝她看了看。

——嘶。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却刺的人头皮有些麻。

这一眼又平静又深沉,付岑呆愣了一下,随即敏锐地觉察了一点什么,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缩了缩手脚。

面前的男人,隔着适当的距离,挂着淡淡的一点笑,像蛰伏许久的猛兽终于些微地显露了侵略性,眼角藏着微不可察的暗流。

“躲什么。”

一声轻笑,笑得人心口发麻,她有点尴尬,也只能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

面前的女孩的确长大了,谈话的时候认真坦然,再也没有了小时候慌张的样子。

晏琛微微一扫,觉得谈不上遗憾不遗憾。

“晚安,”半晌,他停了一秒,嘴角的笑有些轻松,透出点儿释放的意味,有些微妙,“付岑。”

尾音微微上扬,好似一柄划开了什么的利剑,忍耐都藏在后槽牙,微微咬了咬,提醒着不能操之过急。

【——晏琛情景CG已回收】

【触发晏琛线剧情三:付岑】

系统提示声响了起来,付岑摸了摸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下意识生出点儿危机感,刚要出声道一声晚安,又被突然而至的系统声打断了。

【——晏琛情景前段隐藏触发CG已同时回收】

【已触发晏琛线剧情一:脚腕】

【已触发晏琛线剧情二:花与少女】

【隐藏已触发CG均成功回收】

※※※※※※※※※※※※※※※※※※※※

我个傻子,今天才学会怎么看谁投的营养液呜呜呜

谢谢各位投营养液给我的姑娘,三沙在这里拜谢了T.T爱你们!!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网恋翻车指南 [综]慈母系统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垂钓之神 老公每天不一样 仙声夺人 洪荒:我,先天葫芦藤,开局自己分尸 开局抽到垂钓精通 灭世雷帝 [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 少年御医 反派他超会撩人[快穿] 重生花果山 足球修改器 医婿叶凡 男多女少:嫁夫不易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魔鬼的体温 谁能来救救我 重生之嫡女有毒
经典收藏 槐夏记事 美人心机 嫁入豪门的omega 靠近 哟,野人 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 娱乐圈头条 悍妻 偏爱 还债 红尘滚滚滚 我恐怕是一条咸鱼了〔娱乐圈〕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重生之踢球 民国小商人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听说你有异能 温柔的某某某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
最近更新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致命偏宠 宠文反套路女配[快穿]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慢穿之璀璨人生 独家娇宠已上线 大庭叶藏的穿越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登塔我是最强的 重生八零我成了两个孩子的后妈 全能千金燃翻天 霍少的心尖萌妻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婚期365天 缺男朋友么?可以保护你的那种!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