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缠绵 良辰多美好 所有美梦都想给你 刑侦笔记 千亿萌宝:爹地,超给力 今天我又被迫复活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嚣张宝宝:恶魔首席的逃妻 最佳女配 余生漫漫皆为你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傅平生(2-3)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坦白说, 付岑觉得他现在的模样很眼熟——

很像那种电视剧里救了姑娘, 又张口调戏,要求人以身相许的浪荡侠客, 哪怕一张绝顶漂亮的脸也挡不了那股气质。

付岑看的清清楚楚, 沉默了一下,到底没忍住,走了过去。

她不动声色,目光专注,还真把傅平生唬在了原地。付岑微微仰头,定定地看着他,好像整个人视线里只容得下他, 灯下眼睛灼灼的闪着光,一心一意的。

傅平生觉得自己心跳漏掉了半拍, 可面上还是懒懒的神色, 瞥了她一眼, 看起来是从容自若, 得意之色还没有散去, 对方出什么招数都在意料之中。

“干什么?”

他扯了扯嘴角,仗着身高优势睨了一眼, 气势很足。

付岑歪了歪头, 认认真真地看着面前的人,伸手的一瞬间, 脸也跟着凑了过去, 脚微微踮起, 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傅平生这下没动了。

他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人,脑子里实则天人交战,打成一团。

这机会好不好?当然好!

伸手就可把人一手掌握,拉过来想干什么好像都行,任由他主宰。傅平生之前好不容易下了怀柔政策的决心,现在有些蠢蠢欲动,也是左右互搏,纠结了许久。

不过现在付岑没动作,他也就没动作,两个人愣是在光下对视了几秒,才终于有人出手打破了平静。

付岑轻轻呼吸了一下,表情静静,伸手掐了面前人的脸一把,还嫌不够,干脆踮得更高了点儿,伸手揉了揉,跟揉面团一样,并不用力,但是动作很随意。

傅平生也就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当即反手就是一个报复。

“我靠……这是恩将仇报啊你!”

傅平生嚷了一句,行动飞快,压根没给面前的人留一丝反应的空间。

说是报复,他也就是伸手,拉了面前人的脸颊。

这种打架法,在他们两个小时候其实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毛毛雨,以前那是怎么折腾怎么来,再小一点,打个昏天黑地,没轻没重也是有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隔了几年没见,再见面虽然关系依旧近,但这还是付岑回国之后,他们俩正儿八经第一次互相动手。

掐的掐,戳的戳。

这么一来二去,你来我往地纠结了一番,付岑微微地喘着气,又成了率先认输的那一个。

说到底,她还是心软,心里又想着傅平生现在的职业,下手根本轻的就是做个样子。

“是你表情太——”

付岑话说到一半,傅平生又是一瞪。

她是收回了手,傅平生还没有收回来,还捏着她的脸颊揉了揉:“太什么?嗯?”

他说话的时候,手下动作没停,还对着面前的脸越看越觉得欠揉。

揉着揉着,开始还没什么,越离得近了,气氛就越是微妙了起来。加上傅平生那句问话贴得近,呼出的热气就撩在耳畔,又略过眼眸,音调微微上痒,像是哼出来的,带着灼烧的直白,一切都映在付岑的眼里。

可能美色真能惑人,也能害人。

哪怕是熟悉的一张脸,亮如星辰的眼眸带着天不怕地不怕的热情和诚意,付岑站在原地,顺着对视了半天,本来正说着话,不知道怎么就被看的呼吸微窒,再过半晌,耳根也跟着烫了烫。

“不是……傅少爷您太霸道了吧,说都不能说了。”

好在她眼神还亮着,没透出别的什么,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还是简单。

付岑叹了口气,绷着嘴角,伸手拽住扶着她脸的手腕,试图让傅平生放手。

但人算不如天算,她这样的动作,反倒让傅平生伸手一拽,整个手又落入了对方的手掌,另一只手还扶着她的左脸,近得下一秒就能贴上来。

手指交错,动作又更亲昵了点。

如果换个人,说不定还不能看出来付岑的动摇。可傅平生是什么人,那是从小到大,她的日记和秘密全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何况他手还扶着面前脸颊,修长的手指微微掠过耳垂,视线交错之下,自然看到了微红。

也觉察到了一点热度。

不是说不能说的问题,而是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傅平生心里头满意,面前的人给了机会,这可不是他自己徐徐图之计划的一个部分,顶多算是顺水推舟,他自然乐得收受。

他人在娱乐圈里混迹这么多年,知道怎么最大限度的运用自己的资本,只是平时不屑,一心专注投身在工作上,可面对面前的人了,就压根没必要在意那么多——能利用的都得利用,要不再怀柔也没用,当一辈子的兄弟,这可不是他的眼前目标。

他心里清楚,也装作跟付岑刚才动手之前一样,看不出情绪,微微低头,靠了过去。

付岑下意识往后想退一步,也被人拉住了手,不得动弹。

“你这颠倒是非的本事不小啊。”

他借着一个极近的距离出声,挑了挑眉,放轻了语气,又放低了声调。

夜色里一瞬间和心跳共鸣,震得人手脚僵硬。

“说清楚嘛,”他又轻轻地耍起了无赖,“是我霸道,还是你在贼喊捉贼?”

傅平生弯了弯眼睛,一切的情绪满满地盛在眼里,燃烧许久,成了潋滟一片。

他摆出这个样子的时候,不论角色扮相,看客最容易陷进去,何况现在没有屏幕,无关剧本,而是心里头念的那个人就在眼前,语气飞扬,目光也劈出了一道空间,由不得人挪动。

面前的人虽然动作上没有躲躲闪闪,但目光还是微微躲避了一下。

傅平生暗暗咬了咬牙,哼了一声,半晌,又化成一声恶狠狠的警告。

“……你他妈就装吧。”

继续装你的清心寡欲成熟稳重,什么都感觉不到。

付岑顿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多反应一下,就觉得额头一痛——是傅平生额头贴过来靠了几秒,又砰的一声,撞了一下。

这一下力度恰好,说不上太痛,但也不是全无知觉,一点不见怜香惜玉。

【——傅平生情景CG已回收】

【触发傅平生线剧情三:装蒜】

系统的提示声响了起来,画面定格在温馨的头贴头的一瞬间。

付岑捂住额头,惊了:“怎么还有这一招?”

好像没听到对面人恶狠狠的上一句话。

傅平生也很坦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听说过吗?”

一点没觉得把自己比喻成魔有什么不对。

他这下总算是满意了,索性放开了手,任由人往后蹭了几步跟他对视。

付岑痛苦地揉着额头,觉得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也不多做停留了,连连摆手认输,想了想,回到自己门口了,又探出个头招了招手,道别说了声好梦。

她是顾忌到对方现在干的是时时刻刻出入公众视野的工作,奈何忘记了傅平生这个人,脾气上俩了,不怜香惜玉的时候,也是直接出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折腾了一番,付岑晚上躺在床上,一晚上的梦都是小时候她跟傅平生两个人打架,打到最后,又成了今天那个看似无意的灼热眼神和明艳的脸,离得越来越近,再要挣扎了,也是一瞬间,唰的睁开眼,眼前又成了青天白日,梦醒了。

付岑一直到埋头洗漱的时候,人还有些出神。

怎么就会梦到傅平生呢?

她想起梦里的场景,正是她刚刚回国那次,对方醉了酒,非得要把自己困在怀里,两边身体身体接触了,对面人的眼神力就盛满了直白的杀气,像蛰伏的兽,目光上下逡巡,看的她几乎要支撑不住,只能无奈地拉着人哄着。

也不是没见过对方的脸,不如说是从小到大,看的多了,本该没觉得有什么杀伤力的。但昨天言语视线交错,心跳噌得快了一秒,这种微妙陌生的体验,总不可能是错觉。她回国时都还没觉得被抱住有什么,眼下也不知道时不时中了蛊,才会梦里回忆,也能搅得她心绪不宁。

付岑越是想,越是觉得茫然,到最后理不清楚,干脆来了一招快刀斩乱麻——只能不想了。

可她没想到,即便刨除了这一部分,和傅平生当邻居也真是件挺挑战自我的事儿。

至少付岑是这么觉得。

虽则他们俩现在约个饭,也根本用不着出门,说是用不着,其实压根就是傅平生缠着她,说是自己劳动丰衣足食,一边说,还一边试图帮忙,吓得付岑当即就把人给赶了出去。

傅平生这个人,从小到大除了喝酒一沾就醉,还有个毛病:炸厨房是顺手就来。

因为这个缘由,涉及做饭吃饭,自然而然就成了傅平生凑她边上喊666,好在他人也坦然,说是不能吃白饭,每次来都带着水果和原材料,等两个人吃完了,又很主动地承包了摘菜洗碗等多项活动。

付岑开始还有些担心,后来习惯了,也总结出了一条规律,把苦力用的得心应手:总而言之就是避免他碰油碰锅,其他琐事全都扔过去,还能增快效率。

“你最近这么闲,真没什么活动?”

又一顿饭饱之后,付岑看着面前大剌剌坐在沙发上的人,一会儿看看电视,一会儿看看他,眼刀飞过来,付岑是也习惯了,接得坦坦荡荡,一点不见退缩的。

傅平生想了想,想的很没诚意,好半天才回她:“好像有个颁奖典礼……”

好像?

这种明说暗秀的说法,付岑无语,也很没诚意,干巴巴地鼓掌,说了两个字,厉害。

“什么时候颁?”

她拿过一个橘子,分成两半,很自然地递过去。

傅平生顺手剥开,第一瓣喂的却不是他自己,顺手一塞,直接就塞到了一旁缩在沙发上的人嘴里。

“下周一,”他这个投喂做的顺顺当当,被投喂的却还是愣了一下才看了看他,傅平生看着觉得满意了,又慢慢接话,“晚上,有时间记得看。”

付岑又老老实实地应了下来,看傅平生在那边坐着,头发垂在额前,少了些攻击性,心里也一琢磨,反手也是一个投喂。

她认认真真地工作,傅平生也不是每天都会在,但在的时候,大多都会来串个门。等后来付岑一想,觉得这种邻居生活,大概能写出一整本厚实的投喂日记。

久而久之,付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整个日程被塞的满满的,显得相当充实。

这头生活充实,那头和大学的项目进入收尾阶段,付岑一周下来忙的脚不沾地,加班的时间也比往日多了不少,整个项目组的人大多是以公司为家,凑一块儿过的时间,比在家待的时间还多。周一下午的时候,收尾工作结束,大家也算是共同奋斗了一段日子,都互相招呼着出去聚一顿,付岑虽然身份特殊了点儿,也自然不会拒绝,只是她人刚刚跟着大部队到了火锅店,又接到傅平生的短信,也没别的,简简单单几个字。

傅平生:记得看、电、视

随后附赠的是一张自拍,头发斜梳,西装笔挺,整张脸都露在外面,歪着嘴角,笑得自在,帅气逼人。

付岑看得弯了弯嘴角,也没办法,借着大家吃的正在兴头得空闲,只能跟到吧台跟老板商量了一下,说是能不能调到某个频道,老板也挺年轻,知道当天晚上有颁奖典礼的消息,一听这话,还笑着问她是不是追星,这时候还不忘记看颁奖典礼。

付岑愣了一下,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吧。”

捧着她家蹭吃蹭喝那位的场,也大体算是体验一回追星的滋味。

他们这一桌靠着窗户,位置在角落,正巧对着大堂里的电视屏幕。

付岑对这种活动其实也没有多了解,她一边听着旁边的人聊天,一边时不时参与一下,偶有抬头了,也不太认识出现在屏幕上的人,只知道这才走了个红毯。过了一会儿,屏幕上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声,红毯周围围着的一群女生沸腾不已,付岑跟着一瞥,目光就顿住了。

出现的人,可不是天天在她家吃饭那位么。

不过少了懒散,多了气定神闲的架势,套在一身高定西装里,宽肩窄腰,全身上下找不出一点毛病,走路时平平淡淡,却天生就是一副吸引人的模样。

“……你也喜欢傅平生?”

旁边的女同事一向外向活泼,跟她关系不错,没漏掉旁边人这个动静,凑上来聊天:“他现在可红了,演技也好,好多导演都喜欢用他,而且粉丝人数吧,也是这个。”

对方话一出口,显然是资深娱乐圈粉丝,说到粉丝的时候,比了个大拇指,显然是示意话里的人人气之高。

付岑心头一动,本来没什么兴趣,也被对方这一说,干脆虚心求起科普来。

这科普看来就是找对了人。大到圈内大导,小到演员八卦,女同事干脆就着红毯上的人一个个出来,一个个地跟她倒消息。一桌子的人都已经聚成了堆各聊各的,付岑听的整个人发晕,这才在最后,又听见一句,“看今年出的剧吧,今天晚上估计最佳男配角还得是傅平生,就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拿个别的什么,他今年剧产量有两三个,要是能,别说是年轻一代里独一份了,之前也没有过啊,以后肯定得往大荧幕发展吧……啧啧。”

付岑听得若有所思,目光忍不住往屏幕上的人飞过去,多停了一会儿。

她还是头一回从别人嘴里听到傅平生的厉害,无关于夸奖还是什么,是来源于身边的人,自然有些亲切,而且其中的资料对她来说虽然陌生了点儿,但听着听着,虽然还是云里雾里的,也难免生出几分与有荣焉的情绪来。

一般颁奖晚会,越是重量级的奖,肯定越是后面出来。付岑虽则是个小白,但对这一点还是知道的,开始还因为听了科普挺有兴趣,可一顿饭吃下来,文艺表演才结束,刚刚开始颁前面的奖项,因为不认识什么人,她看的也迷迷糊糊,只是中间看见有过一面之缘的周然上去了一次,再往前了,是一个也认不出来。

这样肯定看不出什么滋味。

直到他们这边聚餐都结束了,电视上还没放到她想听的奖项。付岑只能时不时地看到镜头扫过傅平生的脸,对方的态度从容认真,跟平时她见到的几乎天差地别,看起来还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显出几分从未有过的陌生味道。

越陌生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下意识越想多看几眼。

只不过众人这边要撤退,她也得跟着撤退,何况颁奖典礼一场下来,总不能镜头只给到一个人,又有前辈晚辈,大家都光鲜亮丽,付岑看的却也就是那么一个。

可能是因为另外聊过两句,临走的时候老板还善意地打了个招呼,说是下次再来,付岑笑着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没忍住又往屏幕的地方望了一眼。待一群人出了门,外面天已经黑透了,大家各自分拨,能顺路回家的也都是你叫我我叫你。

再是亲近,也知道付岑这个顺路多半是顺不了的,所以到了最后,就成了她跟大家一一道了别,又才自己打了车往公寓赶。

司机车上放的电台正巧正在播娱乐新闻,付岑坐在后面,微微愣神,本来都快忘了,这才又赶紧掏出手机,并不怎么熟练地刷了一下微博。头条聚集了一排根本不怎么熟悉的名字,她想了想,干脆摸出个耳机戴上,随便放了首歌,一边出神,一边调出消消乐玩了会儿打发时间。

等下了车,再刷消息的时候,头条却又整个炸了,全部成了她最熟悉的人的名字,一条条摆着,把付岑都看的一愣。

“傅平生最佳男配角”

“傅平生最佳男主角”

“……”

头两条前后差了大概有十分钟,第二条还在以飞快的速度上升中。

她脚下一愣,不知道怎么,心也跟着飞快地跳了起来。

付岑再是不接触娱乐圈,也不会不明白这个热搜关键词的意思,何况刚刚还听了一番热情到位的科普,这个时候微微一愣,心也跟着咚咚地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开始往公寓里赶。

等她人到了,匆匆忙忙地打开电脑,再刷新微博,却发现傅平生后面缀着的关键词又换了。

这一次换的,她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傅平生你在看没”

付岑手上一顿,有些迟疑,好半天才整理了思绪,点进了热搜的第一条。

视频一开,上面出现的人,正神采奕奕,应该是刚刚说完了感谢的话,又调笑了一句:“第二次看到我的脸出现,希望大家不要觉得烦。”

台上台下都善意地笑着,傅平生却又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我还有一个要感谢的人。”

他笑了笑,声音停了一下,突然柔和了几分:“……老实说,如果没有她的话,我可能还不会走上演艺这条路吧。”

傅平生的脸映照在光下,仿佛灼灼燃烧着,充满着一往无前的泰然。

台下是坐满了的前辈后辈,记者媒体,还有许多入场的影迷,大家都各司其职,如同整个娱乐圈一样,连成一个环。他在其中,想感谢的人,却不在其中。

傅平生脑子里想起那个人的脸,连眼神都仿佛摇身一变,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

能走到今天,只有他自己知道面对过多少置疑,虽则知道他身份的人都敬着捧着,可如果只是吃这个身份,圈子里少不了心高的瞧不起。要想到这个地步,绝不是他单单坐着,靠着天赋吃饭就能得来的。演戏他家人人都说不是好行当,他就憋了一股劲儿,非要做出些什么不可。

真到了今天,又觉得那股劲儿压根算不了什么。如果不是喜欢和热爱,他也根本坚持不下来。

而如果谈到喜欢——

谈到喜欢,他还有别的东西。

傅平生想起自己曾经的想法,那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更多的出现在镜头上,希望有人能看一眼,知道他无事,知道他在前进。

知道他在等着她。

他难得这样温柔地说话,仿佛是捧着什么易碎的珍宝,虽然拿它没办法,可还得小心翼翼的护着。

傅平生忽然看着镜头,微微扯了扯嘴角,手指也跟着点了一下,像蜻蜓点水,只有懂的人心里泛出涟漪。

“欸,你在看没?”

一字一顿,目光仿佛要穿过屏幕,直直地看透人心。

※※※※※※※※※※※※※※※※※※※※

谢谢26858442大佬的浅水炸弹!

晚上被WPS吞了六千字的稿子,只找回来了两千,现在是重写了一遍的结果(吐血)

决定找回旧爱WORD来用(瘫倒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团宠小郡主美又娇 老公每天不一样 刑侦笔记 开局签到十万年 海贼之钢链手指 没那么不堪 公平的报复 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绝品邪王 丹武邪尊 大道朝天 他的冲喜小娘子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催妆 从捡破烂开始成为全球首富 我挂机了千万年 洪荒:我,先天葫芦藤,开局自己分尸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经典收藏 [境界触发者]最美的你 还债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美人心机 原路看斜阳 娱乐圈头条 豪门盛宠:总裁步步逼婚 凤凰花(GL)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神算在七十年代 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踮着脚尖的爱:独舞 缘来就是你 靠近 于他心上做刀锋 重生之踢球 我老公很有钱[重生] 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 逆天娇:重生豪门萝莉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最近更新 大佬的娱乐圈日常 红尘篱落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蜜芽的七十年代 鬼使神拆[重生] SCI谜案集(第五部)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聿先生的柠檬式爱情 宠文反套路女配[快穿]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天后她多才多亿 万诱引力[无限流] 我是女炮灰[快穿] 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重生九零做团宠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全能千金燃翻天 缺男朋友么?可以保护你的那种!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