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HP 黑暗中的挣扎 独家密爱:风少的亿万新娘 [hp]光 重生撩夫:席少的心尖宠 夫妻难做 不良继承人 神棍娇妻:邪性老公,收了你 千亿萌宝:爹地,超给力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刑侦笔记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温鹤南(2-3)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付岑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最后成了送温鹤南回家的那一个。

帮忙联系了秘书, 又帮忙扶上了车, 结果人坐在后座上,旁边是个面色苍白的病人,她想走也不太合适。

温鹤南人安安静静地靠在一边, 甚至连呼吸频率都没有变一下,如果不是和额头上的薄汗, 根本看不出这个人正在被胃痛所折磨。

付岑坐在另一边, 虽然周身还有些不太自在,但也并不后悔管了这出闲事。

她人才走出包间没多久, 本来心里还在为着里面那个人说的话苦笑, 脑子一转,脑海里的画面成了光下清俊的面孔,依旧是如常摄人魂魄, 只是好像比起平时更加苍白, 连嘴唇都不见血色。

温鹤南说她是个操心的命, 付岑倒也不否认这一点, 她不算是所谓的圣母,也只是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

就好比现在, 她瞧着旁边闭着眼睛的人,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这个人毫无防备的样子。

第一次是温鹤南睡着了, 安稳地倒着, 终于不再像平时那样, 总是挂着亲切的笑, 第二次就是现在,比起上一回,眼前人好像更多了点儿脆弱不堪。

不太像总是温柔地说着不太好听的话的样子,没了铠甲,不再俯视众生,成了凡人。

“这次是多亏付小姐了……”

副驾驶座上的秘书联系完了家庭医生,又转过头对她颔首,笑容里有些苦涩。

付岑摇了摇头,说了声不用,又想了想,才发话。

“温先生的胃是一直不太好吗?”

秘书又点了点头:“温总一直有不太严重的胃病,只是平时不太喜欢周围人提醒,也很少表现出来……”

付岑沉默不语。

像温鹤南这样的人,应该是极度讨厌把弱点暴露在人前的,不然也不至于那一次她看了资料,知道了他耳朵的情况,只是不动声色地照顾了他的动作,却立刻被毫不留情地拆穿,说的话也不太入耳。

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人。

这时候又顺从又乖巧,深邃俊朗的侧脸映照在光影交界处,显出几分不变的凉薄,又透出一点极少见的脆弱。

她用余光默默地看了许久,到底是心口微微一软,叹了口气,放松了精神。

一个病人,她还是像以前每一次一样,一旦遇见就如临大敌。

完全没必要这样,他还是一个普通人。

她对自己说,总算是宽了心,又自嘲了一句,才收回所有心神,安稳地坐在旁边,时不时帮忙照看一下。

有司机和秘书在,付岑其实也只是承担了在旁边默默跟着的工作。

等一行人进了公寓,等了没多久,家庭医生也到了。付岑本来还想避嫌,在客厅里候着,也被秘书叫停了脚步,跟着在床头站着。司机负责送医生回去,公寓里一下又只剩下了三个人,付岑见床上的人情况安稳,正打算告辞,却见旁边站着的秘书略略沉吟,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才请她到客厅说话。

“说实话,也不知道我这个请求会不会太过冒昧,”秘书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跟付岑没少打交道,这还是头一回跟她私下聊一聊,神情有些复杂,“我跟了温总很久,也知道温总是个要强的人,一切以事业为先,不大注意身体,也不喜欢我们手底下的人多说……”

青年停顿了一秒,笑容苦涩,语气放的极低:“可以的话,希望付小姐以后能提醒一下温总就好了,他应该会挺听您的话的。”

客厅里只有两个人,声音也显得格外清晰。

付岑愣了愣,神色有些惊诧,隔了半晌,沉吟许久,到底是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只是临出门前,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

她不是没有看见秘书有些失望的眼神,只是回去的路上,对方说的那句话却始终在脑子里回荡。

温鹤南听她的话?这要是能成真倒是人间奇事。

付岑的印象里,这个人应该是因为心里有一套自己的处事原则,所以行事无所顾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人能够约束。

倒是她又不知不觉欠了个人情是真的。

付岑想的淡淡,叹了口气,也没打算就这么坐视不管。

温鹤南既然给了提点,她也不至于就这么闷声不响地吃个亏。

何况要想解决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她现在在付氏里位置坐的稳当,跟张家的人联系也不是什么难事。有人想对她做出点什么,为的大概也只是让她能离傅平生远一些,付岑想了想,反倒是绕了个圈子,见了见张家几位少爷里说得上话的一位。

两家本来就有合作,找个生意的由头吃饭,再把事情摆明白了,也挺轻松。

那个人千算万算,也漏了一点,虽然张家娱乐圈那位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好糊弄,他背后的家族可不喜欢看见自家人被人利用。

结果这么一找,反倒是把情况弄得更清楚了点儿:当天那情况,是人家女演员想借这个机会,跟张老三攀关系,却没想到对方在这方面是个重口味的,玩的很开,公共场合就要动手动脚,当即就后悔了,被吓了回去。

张老三被家里人拉过来给付岑苦哈哈地赔礼道歉,道歉完了,付岑还沉浸在自己果真是出手管错了闲事的震惊里,待看着人走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不再多纠结这件事了。张家在娱乐业还算有点儿分量,之后肯定有他们的安排,她也不太想再把心思分给多余的人。

只不过这么一通转下来,她倒在床上了,却是难得出神。

这还是她人生里头一回出手进行所谓的还击,付岑想的迷迷糊糊,纠结来去,思绪里又是温鹤南冷冷淡淡的一席话,对方说她心软是说对了,说她心软是个毛病,也对了。

付岑一觉睡的沉沉,第二天接了中介人的电话要出门看房子,却发现宅子门口停了辆挺陌生的车,她人还在惊奇,就看见窗户降了下来,里面的人露出张脸,朝她微微点头。

付岑仅剩的那点儿睡意一下就没了。

原因无他,全因为里面坐着的人,本来该是跟付家不对付的人物。

温鹤南从从容容地坐在车里,却好像一点没觉得这地方他不该来。

“付岑。”

声音温柔平静,喊的是她的名字,不是敬而远之的称呼。

付岑正在下楼梯,差点就一哆嗦崴了脚,好半天才淡定了下来。

等人坐上了车,又温和地问了她目的地,付岑恍恍惚惚地说了,才终于没忍住,喊他:“温先生您……”

温鹤南摇了摇头,沉静淡然地看着她:“听起来像是比你老了几十岁。”

付岑懵了一下:“啊?”

温鹤南气定神闲,泰然自若:“您。”

指的是她对他的称呼。

付岑这下摸不着头脑了,先不提他这话的意思,光是他作为温家的掌权人出现在付宅,这件事就有够奇怪的。可一大早起来,她看家里的李妈陶叔好像都没什么反应——既然没反应,那就只有可能是家里有人交代过了,所以才会让人过来。

如果要说今天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付成乐一大早起来,扭扭捏捏地对她说了声早安,付父晏琛不在,阮情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又走神了?”

温鹤南突然开口,听起来有些无奈。

付岑下意识摇了摇头,摇完了,又觉得自己这点儿故作遮掩的套路实在太嫩,干脆只能扯了扯嘴角,回了个有些尴尬的笑。

温鹤南却很淡定,表露出的态度也很理解:“小姑娘,是该胡思乱想的年纪。”

善解人意,又温和大度。

付岑咳嗽一声,感觉自己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也没弄明白这个人过来到底是想做些什么。

结果温鹤南送她到了跟中介约好的地方,好像也没打算走,一路上就这么跟着,时不时出言提点两句,中介就领略到了这个人的厉害,一时间态度放得更真诚了,好像生怕又被点出什么不到位的地方。

这样下来,付岑房子也没看的有多认真,一路上心里头打鼓,还在琢磨自己时不时又哪里招惹到了面前的人,反倒是被温鹤南看出了思绪飘忽。她这里一心二用,勉勉强强看完,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又被人干脆带到了休闲山庄坐着,说是找个地方,让她好好发呆。

付岑简直都懵了。

她压根没搞懂这个人今天来是做什么的,也没明白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什么诡异啊奇怪啊简直都不足以形容这个情况,今天的温鹤南好像表里如一,当真是那个温和从容,溺爱侄女的长辈,有求必应,还特别会帮她找借口——

简直就是惊悚了。

付岑打了个冷颤,手上的刀叉差点没拿稳。

“怎么了?”

温鹤南目光一顿,眼角微抬:“不合胃口?”

付岑摇了摇头:“不是……”

她显得很为难。

对方这个架势,看起来像是正儿八经想履行一下所谓的舅舅的义务:带她看房,带她游玩,又请她吃东西。

这比跟她不动声色的争锋相对要不自在一百倍。

付岑深呼吸了一下,望着窗户外一片青绿,总算找回了冷静。

“温先生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她实在是受不了对方这个反常的做法,干脆破罐子破摔,想着大不了摊开,直接问话。

温鹤南优雅地放下了餐具,“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他停了一下,似笑非笑,喊:“付岑。”

付岑心里头又是一个哆嗦:“……”

她闭了闭眼,干脆老实交代:“您今天到付宅来,又带着我四处走动,如果是因为上次那回事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温先生已经帮过我了,我做的那点事情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所以……”

所以。

“是觉得行程安排不太好?”

温鹤南仿佛恍然大悟:“那之后不嫌弃的话……”

……这是在耍无赖吗。

付岑浑身无力,感觉自己简直战斗力为负:“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温鹤南要想看起来温和无辜,那也没谁比得上。

“你说说看,我看我能不能做到,”他不知道是注意到了对面人的不自在,还是为那份不自在乐在其中,嘴角微弯,又是温柔的,“付岑。”

付岑:“……”

她认输。

付岑也明白了,她那点道行,要想拐弯抹角暗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自找苦吃。

她深呼吸了一下,视死如归地开口:“您如果是觉得想对晚辈多照拂的话,没必要这样。”

她还没弄清楚对方是怎么得了付家人的允许出现,又怎么一天跟着,看不出一点不耐烦的。

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大概就是温鹤南良心发现,终于觉得她这个侄女是该好好照看照看——可这个理由根本也是毫无道理,说不通。

温鹤南没有开口。

他慢条斯理地擦了手,又挑了挑眉,眼睛里墨色沉沉,酿出了点儿微光。

这动静付岑没想到,自然被看得一愣,只能任由面前的人动作。

温鹤南想,这姑娘还是太傻了点儿。

他想起自己当时躺在床上,瞧见对方眼里的专注,心头那股烦躁好像逆流而上,涌上心头,随着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动摇,化成了什么不该化的东西。明明是想好了,如果不再见面,那就当个陌路人,可他坐在那里,还是等到了女孩回首,看起来又是因为那点儿本该消失的同情心和天真。

他本来是极唾弃的。

温鹤南不相信命运,所以对一切的坎坷痛苦冷眼旁观,当他的无情人。

但意外总是有的。如果要及时止损,他也只需要保持着永久的沉默,一如眼前人所愿,拉开距离,各自生活。

可无奈——

无奈他是一个想要什么,就绝不会轻而易举说后退的人。

为此不择手段,也是他的处事风格之一。

他觉得女孩不会回来,可她回来了,就失去了最后一个成为陌路人的机会。

温鹤南想起前一天跟付家那位的谈话,觉得自己这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讽刺。

讽刺的是他当初对人残忍,现在又不得不回头找寻机会弥补。

付鹏程比他想象的脆弱。

或者不如说,因为他太知道怎么利用人的弱点,所以才能得偿所愿。

“我来见您,是因为您的女儿。”温鹤南当时的态度依旧温和,摆在桌子上的东西却不怎么讨人喜欢。

付鹏程果然如他所料,情绪激动,当即就要问个清楚明白。温鹤南想,人一旦激动了,这就是最好下手的地方,可惜很多人都不明白,所以才会任人操控。

“你这些东西是从哪儿……”

温鹤南相比之下就要淡定的多了。

他叹了口气:“我姓什么,付先生不是很明白么。”

他那个姐姐,虽然偏执,但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糊弄的,如果没有所谓的证据,是绝迹不会把骨子里的多疑和疯狂通通暴露出来。

付父手抖着把文件袋关上,面色颓然,终于问:“她在哪儿?”

“这个毁了我家庭的女人,在哪儿?”

付鹏程骨子里有优柔寡断,也有着所谓的大男子主义。

他身边曾经跟着一个女秘书,从山村里走出来,身世凄苦,但工作能力强,因而很得他照拂。但他到底是军人出身,照拂也不过是因为同情,从没有别的想法,却没想到他信错了人,宴会上喝了酒,又被人下了药,留下了不该留下的照片和视频。

“我问你,她现在在哪儿?!”付鹏程几十岁的年纪,已经很少如这个时候激动。

温鹤南却是眯了眯眼,笑了。

太虚假了。

这个人,原来就是他姐姐一心一意,把整个人的偏执爱意托付的男人。

如果不是付岑,他可能这辈子也不想和这种一辈子活得糊里糊涂的人打交道。

可能这忏悔和痛苦都是真实的,只是后来又选择了跟身边的解语花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当真考虑过自己女儿的感受。

人终归都是优先自己。

因为所谓的苦痛和自责陷入低谷,也最能领受别人的好意,为了继续寻求所谓的温柔慰藉,忘记掉身份责任。

他也是因为优先自己的私心,才会把本来该被时间掩盖的那点真相又提溜出来,在小姑娘的父亲面前晃悠一圈,走走形式,利用一下。

温家那几位长辈当年费尽心思,安排人到了付父身边,又双管齐下,对他那位名义上的姐姐加以引导,原来就是钻的这个空子。

父母一个偏执,一个优柔寡断。

就是可怜了小姑娘。

温鹤南轻轻叹息。

“人死了,你不用找了。”

温鹤南倒是比他还想找到这个人,奈何对方拿了钱出了国,之后又是遭男人欺骗抛弃,最后去的也是凄惨。

都是一环扣一环,听起来挺像命运的安排。

温鹤南不信。

他看着面前神色颓废的中年男人,语气又变得诚恳起来:“我今天来,这个只是次要的。”

温鹤南收归了心思,又回到了面前的女孩身上。

付岑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目光也放的认真了些许。

——如果不想您的女儿知道这件事,那就答应我一个简单的条件。

付鹏程这样的大男子主义者,一定不会再忍心毁坏自己在女儿心里仅剩的那点形象,什么因为被女人脆弱的一面欺骗,好不容易往事过去,他一定不会想再提。

温鹤南瞧着面前的小姑娘,觉得千算万算,万事万物是该有一环算不到的。正是因为算不到,所以他那点儿不论方式方法的结果主义,才有必要存在。

何况心动这回事,在掌控欲背后隐藏着,他一向习惯客观,不会觉察不出来。

心动的最佳解决方式,就是得偿所愿。

“我这个样子,很像是长辈对晚辈吗?”温鹤南看起来有点儿苦恼。

付岑心跳骤然一停,差点没忍住站起来。

对面清贵俊秀的男人摘了眼镜,支着下巴,仿佛视线里永永远远只会有她一个,光下连泪痣都是清晰的,像蛊惑人心的魔鬼。

“我还以为我表现的够明白了。”温鹤南的眼神溺似深海,引得看客轻而易举沉沦。

声音低沉磁性,如同在暗夜里吟诵一首情诗。

“我是在追求你,付岑。”

【——特殊人物温鹤南情景CG已回收】

【触发特殊人物温鹤南线剧情四:追求】

【触发特殊人物温鹤南线特殊剧情,即隐藏真相剩余故事】

——我想要一个追求她的机会,您同意吗?

听起来不像是威胁,真诚极了。

※※※※※※※※※※※※※※※※※※※※

谢谢小葵花姑娘的手榴弹=3=!

小舅舅就是这样一个人,动了心也必须先把该解决的问题都给安排上,不择手段也行,这就是他和大哥的区别了。其实每条路线的岑妹生活方式都有一定的不同,比如小傅线岑妹要活泼一些这种,但这条路线他们俩因为是完全两个方向的人,所以互相的影响应该会更加明显。

涉及到一部分隐藏真相,也是特殊路线的原因。

秘书:我帮温总跑腿调查的记者,我能不知道他多在乎付小姐吗。(看透一切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反派他超会撩人[快穿] 混世小术士 替身不干了 我,瞎子剑圣,签到一千年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阴阳掌门人 法控天下 重生花果山 [综漫]零之识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二次元明星系统 从尾巷开始 丹药大亨 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 妻主 韩娱之寻觅 我的绝品冷艳皇妃 蓝锦 重生大反派 龙帝:终于等到灵气复苏!
经典收藏 反派大佬觉醒后想做男主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踮着脚尖的爱:独舞 重生之豪门悍女 原路看斜阳 神算在七十年代 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 嫁入豪门的omega 娱乐圈之男神请对我负责 八千里路 婚后试爱:检察官老婆 为了苟,下弦壹穿上了女装 末世重生之王者 [综]221B的死宅少女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不二情书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傲慢与偏见]世界公敌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最近更新 全能少夫人美又爆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 什么都会的仁王君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总裁的天价穷妻 夜阑京华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蜜芽的七十年代 娱乐圈团宠日常 亿万枭宠,帝少的重生狂妻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聿先生的柠檬式爱情 鬼使神拆[重生] 穿成八零异能女 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一胎三宝:替嫁妈咪是团宠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