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首页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撩夫:席少的心尖宠 卓哥说他要好好学习 好想住你隔壁 重生之女王来袭 最佳女配 公主养成记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重生校园之商女 军阀大帅的出逃四姨太 老公每天不一样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温鹤南(4-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微博#我的意难平对象们#话题讨论区:

@XXXX:来, 楼下的朋友跟我一起喊:怼妻一时爽

@XXX:追!妻!火!葬!场!愉悦.jpg

@XXX:看温舅舅虐付父, 我好感度瞬间起来了, 爽!这种人必须收拾!

@XX:谁说不是呢,我只是觉得,女主以后的生活有一种大圣爷逃不出佛祖手掌心的感觉, 完了(叹息

@XX:别想了,温鹤南都这么套路了, 后手只怕还多的很

@XXXX:小舅舅走位有点风骚啊, 告白也说的跟调情一样(。

付岑是真的懵了。

这个懵指的是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都觉得自己还是听岔了, 做了个不太现实的梦, 而且还是一想起来就忍不住哆嗦的那种。

但温鹤南这个人,要说想做什么,想做到风度翩翩, 温柔宠溺, 都太过简单了点儿。付家这边没人拦着, 他的出现时间就成了总是恰到好处:付岑搬家的时候, 晃悠一圈,主动提着箱子走了;付岑下班的时候, 晃悠一圈,载着人就去吃饭或者安排别的活动。

付岑大概体会到了一点, 温鹤南要想做些什么, 引起别人的注意, 都是翻手之间的简单事。

冬天里冷风刺骨, 她其实也就是接到电话下了个楼,没来得及戴围巾手套,对方就像是早有所预料,叹了口气,眼神看起来又无奈又怜惜,把自己身上的围巾取下来,又借着身高优势,轻轻俯下身子,给她戴上。

“明明看起来聪明了,小事上还是不怎么注意。”

温鹤南说的叹息,这种说法方式语气倒是付岑相对熟悉的,没之前那么温温柔柔和蔼可亲,比起来还是让人容易接受。

她这里也叹气,僵了半天,一直到周围人开始投过好奇的目光了,只能低了头说是,乖乖巧巧让人把围巾给围上。

习惯成自然这种说法总是有道理的,就好比付岑之前还能想办法变着花样婉拒,虽然基本没有成功的,但现在已经是躺平认栽,来什么是什么。

毕竟她的段位还是太低了点儿,而且俗话还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温鹤南面不改色,送了围巾手套,又注视着人进了大楼,这才又气定神闲地上了车,往自己要去的地方赶。

付岑现在已经不在付宅住了,买的位置也离公司挺近,只不过这就方便了有心人来来往往,总是顺个路,帮个忙,露面刷刷存在感,偏偏还要很沉稳,很善解人意。

“……一会儿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了。”

晚饭饭点的时候,温鹤南起身告辞,从容不迫。

嘴唇微微发白,显然是冬天赶过来,被风吹的。

他这是摸准了自己那点儿软肋。

温鹤南胃不好,这她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说就这么放一个看起来有些病弱的人走,付岑摸着自己的良心,也做不到板着脸。

只能无奈开口:“吃过饭再走吧。”

偏偏温鹤南这个时候,往往还要推拒一下,付岑开始还会说点儿漂亮话挽留,到了后期,已经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态度,直接安安静静地坐着,盯着人看。不过温鹤南也镇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干脆也不装模作样地推拒了,直接帮忙到厨房拿碗筷。

得寸进尺往往就是这么来的。

她是习惯了被人时不时找上门,又时不时心软。

等很久以后付岑才反应过来,她这位名义上能说是舅舅的人物,其实行事作风用网络上流行的词汇来说,也就简简单单四个字,作了点儿。

但她又不能否认,这点作对她来说相当奏效,付岑以前也好歹被帮过很多次,开始是因为念着恩情,后来是因为什么,可能就说不太清楚了。

付岑习惯了,又心软了,后来连煲粥都成了习惯。温鹤南也不算是只享受不回报,之后竟然还学了几个菜,偶尔还提着自己做的东西亲自上门。

吃完了,闷声不响地洗完碗,付岑切了水果出来,人又已经倒在沙发上,好像是难得有这样可以全然放松的时候,闭目养神。

她光是看着,就不大忍心出声叫醒那个人。付岑难免想的多了些,她知道对方的情况,但这和长久接触下来的了解形成的情感对比,越是不值一提。

越是接触,反而就越是明白这个人骨子里那些心思和防备。付岑也不明白自己这种感情应该能算是什么,但如果说是讨厌,那也谈不上。她也不是受虐成狂,如果是真的不喜欢和讨厌,也早早就直说了。

“……有点累了。”

温鹤南仿佛觉察到她走了过来,眼镜还没取,微微睁眼,朝她笑得温和,似乎是看了看,又招了招手,让人过去。

他这样平和的样子,跟平时挂在脸上的笑不太一样。

付岑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放了盘子,跟着坐了过去。

人刚刚坐下,手先被握住了。

温鹤南用的力道很轻,几乎是接着她坐下的动作,轻轻柔柔地接了过去,并没有十指紧扣,只是轻轻地握着,好像是已经觉得够了。

过了几秒,才用指腹轻轻摩挲了两下。

付岑脖子一缩,心跳也漏了一拍。

“让我休息一会儿。”

温鹤南闭上眼睛,眼角带着笑,不再勉强。

付岑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旁边的人,脑子里思绪飘忽,最后还是认栽,干脆也靠着,两个人一起闭目养神。

她还是没变。

温鹤南人沉浸在一片黑暗里,淡淡地想,又有些叹息。

如果变了,他这点刻意示弱——或者用时下流行的话,卖惨的动作,大概是不会得到一分一毫的关注的。

这是他趁虚而入的最佳途径,也是动人心的最好办法。温鹤南早早就冷静地分析过了,只是没想到实施起来,还是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自己会感受到这种传说中心软的情绪。

温鹤南想,如果按照发展,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再做出点儿暧昧的暗示,是最有利于两个人发展的,可等他闭了眼,周遭只能听见呼吸声和电视的声音了,觉察着手上那点儿温度,想法又变了。

没体验过这种情绪,也能明白感情从何而来。

他的习惯性客观又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能明白他这点儿情绪来源于喜欢,又基于喜欢,所以才会纵容。

如果换成几年前的自己,绝不会想到他也有这样的一天。

温鹤南淡漠地想,没忍住,又把捏着的手拉紧了一些。

想让对方的温度更高一些,或者说,捧着她,又照顾着她。

这些都是头一回做,但温鹤南却不觉得讨厌,甚至有些享受这种平淡的氛围。脑子里的冷静和理智早就没了,越是接触的多了,越是自觉冲动。胸口平生第一次有簇火苗在燃烧,这些都被他藏在深深的表面现象之下,但却是是在燃烧,滚烫炽热,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鲜活的情绪。

等他再这么循序渐进走下去,拉着人的手,正儿八经地说出在一起三个字的时候,又是一年过去了。付岑和他这么安安稳稳的来往,周围人是已经都默许了关系,姑娘没想到他大半夜拉着人上山,订了山顶位置的餐厅看星星原来是为的这一出,正绞尽脑汁地想形容词,也整个人一愣,卡的面色通红。

温鹤南的目光就在极近的地方,浓浓如墨,像在跟她极平静地说故事,可眼角那点难得透露出的张扬不会作假,神色也不像对着旁人时惯用的微笑,只是平平稳稳地看着,嘴角勾起,如沐春风。

“你答应吗?”

他问,抬手捂住旁边人的手指,轻抚的是无名指。

付岑眨了眨眼,也是愣了好久,才意识到这是正经地要个她的回复。对方的追求宣言过了一年,不动声色地融入她的生活也过了一年,现在回头看看,反而觉得一切好像都是自然的过分,根本用不着多说。

“嗯?”

声音低低的,尾音微扬,离的近了点儿,鼻头贴着鼻头,微微摩挲,亲昵的过分。

这样近的距离,这段时间里也不是没有过,只是之前大多都是所谓的意外,这是温鹤南头一次毫不遮掩地主动,付岑愣了好久,感觉到脸上温度久久高居不下,哽了半天也没哽出一个字。

温鹤南瞧着面前的人,又叹了口气:“算了,不答应也得答应。”

等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达到一个日久生情的效果。

他向来擅长察言观色,又擅长琢磨人。这时候告白,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观察许久,才策划了这么一出。

这时候低头印下一个轻吻,对方没闪没躲,只是后背一下子缩紧了,好像紧张的不得了,愣神许久,终于轻缓地点了点头。

他们俩这节奏其实压根不算快。毕竟这追人就追了一年,从付岑拒绝到婉拒,客套到习惯,花的时间也够长了,心思也够多。何况是确定了关系之后,订婚又等了一段时间。

付父见温鹤南的次数不多,付岑能明显感觉到,两个人之间似乎有点什么嫌隙,在她面前看起来是没什么,但私下问了,温鹤南却只是笑笑,轻轻松松地,说是大概是看女儿成了别人的,看他不太爽快。

他这么说的时候,两个人还在书房里对坐。

刚刚搬到一起,付岑在家里还不太习惯乱穿衣服,明明已经入了夜,大夏天的,身上还是一整套的家居服。

温鹤南自然把这一点看在眼里,可他也不开口,只是今天出门的时候,又买了些东西回来,这时候送出去,明明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长裙睡衣,还是把付岑看得一愣,当即脸就红了点儿。

这是那点儿无所适从被看明白了。

她心里头尴尬,面上还得抬头,干巴巴坐了半天,说:“谢谢。”

温鹤南眉毛微扬,只是撑着下巴看着她。

就算是在一起了,付岑也最怕他这个意味深长又稍显淡漠的表情,只有眼神露骨,上下逡巡,整个人都暴露在视线范围里,似乎目光成了追光的武器,不用伸手就能把她看透。

“……谢谢?”

半晌,他才又淡淡地发问。

付岑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对视许久,也没办法,到底他们俩也不是当初对坐许久尴尬无话的关系了,只能站起身,老老实实走过去,亲了一下。

这一亲就没能走掉。黏糊纠缠,呼吸间都只有彼此。

她晕晕乎乎的,和人揽抱在一块儿,等再有空间呼吸了,已经是头发和衣服都散乱成了一团。付岑轻轻地喘着气,刚要理衣服,又听见揽着她的人带着笑意。

“……刚刚好,去换新衣服。”

他是笑的从容,不让人走,可说话又说的好像是长辈对着晚辈,买了糖哄着一样。

付岑本来就耳根红的发烫,这时候听见这语气,更觉得羞耻,只是挣扎半天,到最后都成了无用功。

他们俩在一起,光是搞定付家肯定是不行的。

付岑开始还担心了一下,只是看温鹤南一直没提,临到离婚礼日期不远了,也压根没说任何跟温家有关的事情。她这头光是婚纱就折腾了许久,好不容易找了个时间小心翼翼地问了,得到的回复又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说是该来的会来,又是亲吻落在眼睛上。

女孩留在位置上,听设计师介绍不同婚纱的讲究之处,温鹤南手机刚好响了起来,他低头瞥了一眼,又是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捏了捏付岑的耳垂,说了句什么,这才往外走,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温三爷不行了,说是想让您回去一趟,有话想对您说。”

秘书在对面说的小心翼翼,生怕他一个大怒,大气也没敢出。

温鹤南面上笑容不变,倚着窗户:“就跟他说我领了他的好意,别的不用了。”

他说的平静,秘书也低低应声。

实在好笑。

温鹤南目光淡淡,轻声叹息。他明明才是那个当家作主的人,这些老头子却还是不死心,连他想干什么都想干涉,只当还是十几年前,作威作福的时候。

何况温家这位三叔说起来,也算是跟他未来夫人有仇。当年付家那摊事情,参与的人不少,领头的就这一位自诩辈分高的。这些年,老头子斗了大半辈子也没斗过时间,年龄大了得了病,他本来想着对方年限将至,想放一马,却没想到别人还实实在在地惦记着自己,想要插手管些什么。

温鹤南还能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无非是怕当年的丑事曝光,借着名正言顺的辈分借题发挥,实则心里想的什么,昭然若揭。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糊涂人。

他家姑娘明明活得通透,却被糊涂人缠身,这边解决了一个,那边又是紧接着想跟上来的,是以为占着温老爷子弟弟的名号得手了一次,就能肆无忌惮管束别人的私事了。

明明现在都靠着他吃饭,却还是不老实。

温鹤南好像为人有些可惜,轻声叹息,又顿了顿,笑了:“算了,你替我送个慰问礼物过去。我记得,三叔家的少爷不是刚刚从国外回来了?”

秘书又愣了一下,连声应了下来。

温鹤南挂了电话,回头远远地看了一眼里面的人。

他刚巧站在走廊的阴影里,周围是暗色一片,而付岑在里面坐着,脸上的笑容浅浅,整个人映照在光里,刺得人眼睛有些痛。

他静静地看着,好半天没有动弹。

即便是在一起了,他们俩也是彻头彻尾的两类人。温鹤南想的明白,又自觉俗人一个,能在一起,已是得偿所愿。

他比谁都清楚。

只不过小姑娘不懂这些,伸出了手,他紧紧地拽住了,就没打算再放开。

温鹤南又看了一眼窗外,这才又叹息一声,笑着走进光里。

婚后三天,他等到了温三爷去世的消息,说是什么突然病发,去世前情绪激动,和儿子大吵一架,之后就再没缓过来。那倒是了,突然得知自己儿子跟自己新娶的漂亮夫人有一腿,而且还苟且了好几年,证据实实在在摆在礼物盒里,这种事情是挺刺激人心的。

温鹤南自觉他这个礼物送的还算到位,听了笑笑,也就算事情揭过。

两个人安安稳稳地趁着蜜月去国外晃了一圈,回来后还得各忙各的。

付岑婚后也没彻底闲下来,还是老老实实工作,只是这时候身份特殊了点儿,在付氏有些人眼里看来,身份就像是复杂了许多。付父像是非得证明些什么一样,早早立了遗嘱,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阮情商量过了,留给她的占了大半,其他的有关温鹤南的一句话也不提。

付岑对这个挺无奈,她张口还欲再劝,只是付鹏程这回好像是铁了心,谁的话也不听。

“他对你……”

付父话说到一半,又看了一眼对面人红润的神色,到底是默然无语,摆摆手,颓然落寞:“算了。”

温鹤南本来打算逐渐把温家的产业外迁,只不过付岑跟他回了一趟南方,好像挺喜欢江南的气候,他琢磨了一下,也觉得两头换着住正好。

“……这段时间看着你,”他停了一下,放下手里的笔记本,摩挲着掌心里的手指,“总觉得我好像老了。”

付岑正在喝茶,听了这话,咳嗽几声:“谁说的?”

她这些年无忧无虑,被人护着捧着,好像心态反而是越活越像小时候,这时候笑着挑眉,又明艳又好看。

“说出来,我帮你揍他。”

她笑得坦坦荡荡,顺着温鹤南的手指,就是一个十指相扣。

温鹤南故作为难,“这不好吧。”

他笑着靠了过去,得到的是一个脸颊上的轻吻,和肩膀多了的重量。

付岑靠着人,也笑:“有什么不好,我小时候也是称霸过学校的,说出来,我给温先生撑腰。”

温鹤南这下又正儿八经了。

“算了,”他摆摆手,回了个脸颊上的吻,看起来依旧是风度翩翩,温和从容,“我委屈点算什么,别委屈了你。”

别委屈了你。

温鹤南想,做到这个其实挺难的,目光微闪。

他其实骨子里恨透了那些纠缠她的糊涂人,恨不得做的再绝一点,让人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碰到她,可还是心里一软,留了余地。

温鹤南这几年时常会想到他那个姐姐。

像他们这样的,曾经觉得生活无望,又辛苦异常的人,一旦交出感情,就容易过了火,凝结出点别的什么,而一旦生活久了,就容易滋生贪念。

寻常人不过是他爱她,她爱他。他的感情已经超出了这个范围,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明明想把人一辈子绑在身边,可还得忍了那份悸动,给她和外界来往的自由。

这太难了,做到这个,不生出偏执的情绪,已经要了他的从容和冷静。

看见她回付家,跟从小的玩伴和大哥说几句话,甚至只是跟付家那个小孩儿交谈几句,他就觉得有些烦躁,甚至是烦闷不安。

但这些情绪微妙,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能成为不可说的秘密。

“……唔,温先生原来人这么好的吗?”

付岑有些惊讶,“我可还记得我们俩当年刚刚见面的时候,好像脾气不怎么好的。”

女孩依旧紧紧地靠着自己,温鹤南汲取着热意,心下又是一片安稳。

算了,就这样吧。

这样一辈子忍着,只要她能还像这样——

像现在这样自由开心,不受人纠缠,不被人算计,那就好。

温鹤南弯了弯眼睛,只是一瞬间,笑容就又成了情绪分明,墨色里流光溢彩。

“是我错了。”

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也会永远都是秘密。

【——特殊人物温鹤南情景CG已回收】

【触发特殊人物温鹤南线结局:他的秘密】

付岑从没有想过,婚后生活能过得比婚前还要平常。

自从生孩子的时候差点出了岔子,温鹤南就好像是立刻把她当成了瓷娃娃,巴不得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连付成乐大了,单独跑来看她,都是坐了一两个小时,就被赶走了。

“用不着这么夸张吧温总……”

她简直哭笑不得,身体恢复好了之后,对着温鹤南也没辙。

温鹤南却神色平常,语气温和,笑容不变:“这不是夸张,是为你多考虑。”

他瞧着远处婴儿床上的小孩儿,想法依旧没变。

就这么一个念头,温家小少爷也不会想到,之后二十几年的日子就这么注定了。

外面都说他父亲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只有温家公子自己知道这些年的痛苦。要求严格也就罢了,还事事要他听母亲的话,如果不是付岑天生脾气极好,从来只干涉原则性的问题,他估摸着自己早就养成了逆反的性子。

“有矛盾,有脾气,都不要在你母亲面前去说,”温鹤南说的很耐心,表情也很温和,“都来直接找我。”

温少爷听了这话却是不敢,他家这位父亲,向来是说一不二。

他从小看到大,学生时代开始有模有样的学,竟然也很有成效,不知不觉就成了别人眼里优秀的那一个。本来以为这辈子见不到温鹤南动怒的时候,只是没想到母亲那场病来的突然,也把家里一下搅了个团团转。

彼时他也已经结了婚,按理说,其实父母都是知天命的年纪,生场病也算不得意料之外的事情。但他没想到温鹤南二话没说,撂了挑子,就带着付岑去了国外休养,只留了他接收了全部的工作,成了不得不苦苦背锅的那一个。

付岑躺在床上,摆手的时候分外吃力:“你……还是得对小温同学好一点,不能就这么全都不管了。”

入目没有一片白色。

她也不知道温鹤南是不是特意这么要人布置的病房,单看外表,大概是看不出这其实是在医院。

付岑伸手,温鹤南立刻会意,凑过来,任由她捏自己的右耳耳垂。

他们夫妻俩很喜欢这个动作,付岑更是尤其喜欢亲吻眼前人的耳畔,几十年下来,就成了习惯。

“嗯。”

温鹤南任由人亲昵了,又把手捏在怀里:“我心里有度,你好好休息,医生说了让你少操心别的事情。”

他还是像以前那样,身板硬朗,风度翩翩,几乎看不出年纪。

付岑叹了口气:“温先生这样温柔,我好不习惯。”

温鹤南面色不变,静静地看着你,笑了,“那付小姐说,我怎么你才习惯。”

他们一向这样默契,一方变了称呼,另一方也跟着一变,根本用不着打招呼。

“……我想想,”付岑艰难地呼吸了一下,又咳嗽了几声,才颤悠悠地笑道,“你、你应该似笑非笑地刻薄我才对。”

温鹤南又笑了,帮她盖好薄被,故作无奈:“我现在可不能刻薄你,还想你赶紧好起来。”

——赶紧好起来。

付岑眼眶热了热,手颤颤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没有谁会比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体。这是人必经之路,是天限将要至,何况她这辈子过的顺畅,应该知足。

付岑摇了摇头,忽然叹了口气:“你这样缠着我,以前真是难想象……”

她顿了一秒,觉得睡意绵绵,头昏脑胀,手脚冰凉没有力气。

“……我好困。”付岑总算没忍住,老老实实地交代。

温鹤南又是捂着她的掌心,吻了一下:“那就睡吧,我在这里等你醒过来。”

付岑笑了,点了点头,在一片静默里闭眼睡了过去。

她走的时候也没过几天,可能是回光返照,前一天还让人推着到院子里转了一圈,还兴致一来,哼了会儿老歌,非要和温鹤南说悄悄话。

“……我其实都知道,”付岑眨眨眼,声音沙哑,可语气带点儿俏皮,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几岁,只是话说的吃力,“什么胃痛,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我……我后来都想明白了,都是你故意的对不对?故意给我看,让我心软,离不开你。”

温鹤南就在旁边坐着,微笑着夸她,顺从极了:“谁都不如你聪明。”

付岑又顿了许久,伸出的手颤巍巍的,看着他摇了摇头:“……你现在只会跟我说好听的,以前的那个温小舅舅,是不见了。”

温鹤南又不答话了,任由她吐槽,予取予求。

第二天付岑没醒过来,医生抢救了许久,他都觉得自己骨子里还是凝了血,不知道为什么,冷静异常。

温鹤南在病床面前坐了一会儿,医生让他道别,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细细密密地把床上的人看了一圈,又安静地站起身,出了病房门。

夜里梦醒时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无边夜色,心下凉凉。

温鹤南想起了许多人,许多事情,冷冷静静的,俯瞰众生,连带他的一辈子也是其中一员。

只有一个人伸出过手,他有无数个机会把那双手永远锁住,可还是没有忍心。

付岑故意跟他提孩子,他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无非是让他觉得还有指望,能够继续走下去。他尝试过了,却连失去她的第一个夜晚都觉得难捱。

周围的空气冰冷,床被冰冷,人也是冰冷的。

再没人带着爱意亲吻他不大灵光的右耳。

温鹤南忽然笑了,捂住眼睛,脑子里又是当年那个行事直白天真的姑娘。

她还是想错了。

温鹤南许久没有这样残忍又冷酷地想一件事,他甚至感觉不到痛楚和悲伤,只觉得浑身上下松了一口气,好像终于能卸下所谓的责任,所以才这样轻松。

温少爷得到消息匆匆忙忙赶到国外,却没想到得到的不是一个人的消息。温鹤南在梦里安然而去,应该是早有准备,所以才谁都没有注意到,连自我了断这件事都做的准备充分,又如此果决。

他这样的人,偏执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温鹤南闭眼前的一秒还在想,平生头一次觉得眼眶发热,却也只是模模糊糊,其余任何感觉都没有。

多残酷啊,他原来一点都没变。温鹤南冷静地想,又悲天悯人般地叹息,捏紧了手里的戒指。

本来打算孑然一身,只是出了意外,得到了本来从没有奢望过的东西,得到之后,也从没有打算为付岑以外的人多停留。

他从来不是神佛,所以感情上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应该的才对。

温鹤南甚至还理了一下逻辑,最后才望着天花板,冷漠淡然地呼出一口气。

秘密终于可以重现天日,现在也不晚。

因为他永远——

永远只会为一个人破例。

最后一秒,温鹤南微微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特殊人物温鹤南结局日后谈情景CG已回收】

【触发温鹤南线日后谈:独活】

※※※※※※※※※※※※※※※※※※※※

谢谢打酱油的喵姑娘的地雷,你压我翅膀了小老弟姑娘的两个地雷,秋霜落星河姑娘的四个手榴弹!=3=么么哒!

差个结局线完结,民国那个大纲打完发现太长了,以后另开吧,所以下个世界:足坛混血经纪人《她和她的天才们》

喜欢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请大家收藏:(m.txtld.com)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凌渡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 重生大反派 催妆 [综]尼桑的职业问题 第一家族[星际] 开局抽到垂钓精通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绝品邪王 魔鬼的体温 重生之阿修罗萌主 替身不干了 二次元明星系统 足球修改器 神豪黑科技签到系统 他的冲喜小娘子 法控天下 海贼之钢链手指 嗜爱 我,瞎子剑圣,签到一千年 首长的宝贝
经典收藏 你这条锦鲤我抱定了 哟,野人 [傲慢与偏见]世界公敌 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卡普格拉妄想症候群 她是影帝女朋友 重生八零:首长霸宠俏萌妻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蜜宠甜妻:楚少的迷糊娇妻 前妻,不可欺 神算在七十年代 偏爱 悍妻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燃爱豪门:少爷,你被甩了 嫁入豪门的omega 网游萌恋:大神的小透明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最近更新 重生九零做团宠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致命偏宠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求生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秦先生,娇妻萌宝待签收! 余生有你,甜又暖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我是女炮灰[快穿] 重生八零我成了两个孩子的后妈 穿成八零异能女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大恩以婚为报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全能千金燃翻天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Sansaga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txt下载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最新章节 - 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